叮咚买菜上市背后:生鲜电商竞争进入下半场

放眼整个行业,叮咚买菜的对手远不止每日优鲜一家。

王满华东四十条资本2021年6月30日

来源: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

作者:王满华

每日优鲜之后,又一家生鲜电商赴美上市了。

2021年6月29日,叮咚买菜正式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为“DDL”。发行价为23.5美元/ADS。截至发稿,公司总市值达55.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59亿元)。

叮咚买菜于2017年5月上线,主打前置仓生鲜电商模式。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叮咚买菜上市前共获得10轮融资,超20家VC/PE入局,投资人列表里不乏老虎、红杉、软银、达晨等知名投资机构。

4年时间把一家公司从0做到55亿美金,叮咚买菜是继瑞幸、拼多多之后,“中国速度”的又一个代表。

退伍军人中年创业,靠“卖菜”做出一家上市公司

不同于大多数互联网创业者,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是军人出身,直到2002年才退伍转业。

在创立叮咚买菜之前,梁昌霖还创过两次业。第一次是做计算机软件开发,其制作的全球第一款视频剪辑合成软件:Easy Video Joiner & Splitter,在全球卖出五万份,赚了80万美元。2003年,母婴市场爆发,梁昌霖又顺势创立了母婴社区“丫丫网”, 2016年,该公司被好未来集团收购。两次创业为梁昌霖攒下了第一桶金,也为后续创立叮咚买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2017年正值国内生鲜电商行业洗牌,一批生鲜电商创业公司倒下,但同时“新零售”崛起,大量的垂直品类电商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如水果、爆品、全球购上,家庭买菜这个刚需出现了短暂的市场空白。梁昌霖抓住了这个机会,用卖掉丫丫网的钱,创立了叮咚买菜。

叮咚买菜从上海起家,主打前置仓生鲜电商模式。在梁昌霖看来,生鲜领域使用前置仓模式除了能保证配送速度,更重要的是前置仓对于选址的要求比门店更低,也有利于在更广范围的推广。

叮咚买菜的A轮投资方,达晨上海总经理汪璐对投中网回忆称:“当时第一个感觉就是老梁这次搞对了,那时候项目大概运行了6个月左右的样子,第一批仓的数据已经跑出来,非常漂亮的增长曲线。叮咚主打“家庭一顿饭需求”的差异化定位很清晰,并且通过自建物流仓配,虽然模式重了些,但在同行大多还是1-2小时送达、隔天送达的环境下,叮咚做到“29分钟送到、0元起送”,非常准确地抓住了消费者的痛点,迅速抢占了市场。”

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叮咚买菜的服务范围已经覆盖了全国29个城市,并建立了950多个一线配送站(即前置仓)。2018、2019年、2020年的GMV分别是7.4 亿元、47.1亿元和130.3 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 319.2%。

与此同时,用户的数量也在成倍数增长。据招股书数据,2018年、2019年、2020年,叮咚买菜的月交易用户分别为40万、260万和460万, 2021年一季度,这一数字已达到690万。

虽然规模在高速增长,但与目前市面上的生鲜电商一样,叮咚买菜尚未实现盈利。招股书数据显示,叮咚买菜2019年、2020年的营收分别为38.8亿元、113.4亿元,同期净亏损为18.7亿元、31.8亿元。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3个月,叮咚买菜的净亏损为13.8亿元人民币。

4年完成10轮融资,软银、红杉、老虎悉数入局

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生鲜电商都处于“烧钱”换规模的状态,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资本的热情。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上市前,叮咚买菜共获得10轮融资,投资人列表里,老虎环球基金、软银、高榕资本、红杉中国、今日资本、CMC资本、BAI资本、启明创投、达晨财智等超20家VC/PE悉数在列,阵容堪称豪华。

招股书显示,IPO前,老虎环球持有叮咚买菜5.7%的股份,为第一大外部股东,美国泛大西洋投资集团持股5.6%,软银愿景基金以5.6%的持股成为第三大机构股东,CMC资本、今日资本、DST亚洲分别持股5.3%、5.1%、 5.1%,这些投资者上市后的账面收益都将超过3亿美元。

除此之外,叮咚买菜董事和高管合计持有公司31.6%的股份,其中,梁昌霖持股30.3%,按照上市首日收盘价计算,梁昌霖的身家已超百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叮咚买菜的融资历程并非一番风顺。成立初期,公司也曾经历过一段“拿不到钱”的黑暗时光。

高榕资本是叮咚买菜最早的投资人,也是早期两轮融资的独家投资方。高榕资本合伙人韩锐告诉投中网:“在见到我们之前,叮咚买菜在6个月的时间里见了超过150家投资机构,一直没有拿到钱。当时公司的财务状况并不乐观,老梁(梁昌霖)已经把此前赚的钱全放进去了,连房子都卖了。”

韩锐介绍,高榕资本在生鲜赛道投资制定了三个方向:第一,在一二线城市找到满足极致快的标的,用金钱换时间;第二,在下沉城市找到满足极致省的标的,用时间换金钱;第三,在所见即所得的场景下追求极致方便。韩锐表示:“当时叮咚买菜的数据表现完美契合了我们预设的关键指标。”双方一拍即合,从首次见面只花了13天,高榕资本就给梁昌霖打了款。

跟早期入局的高榕资本不同,弘毅创投是在2020年4月投资的叮咚买菜,并在2021年4月D轮融资时继续加码。

回顾投资叮咚买菜的过程,弘毅创投管理合伙人王天石透露,当时主要基于两点考虑。首先,生鲜电商是千亿级、甚至未来万亿级的大赛道。第二,虽然市场中有前置仓模式、社区团购模式、到店到家模式等各种不同模式的平台在运营,各种模式都能够服务相应层级的人群,彼此之间有重叠也有互补。但在弘毅创投团队看来,叮咚买菜的模式是更接近消费者最优体验的解决方案。对于一二线城市中比较忙碌的新中产、Z世代来说,能够很好地满足他们的消费需求。

生鲜电商竞争进入下半场,巨头环伺,供应链或成制胜关键

近期,因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同时提交招股书,又先后在美股上市,让外界无法避免将两家公司放到一起做对比。但放眼整个行业,叮咚买菜的对手远不止每日优鲜一家。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20年中国生鲜电商领域共有14家平台获得融资,涉及平台包括:兔子鲜生、食行生鲜、味库海鲜、多点Dmall、奇麟鲜品、新发地掌鲜、谊品生鲜、T11、新冻网、鲜沐农场等,融资总额超136.5亿元人民币。

除了上述老牌生鲜电商之外,阿里巴巴、美团等巨头的入局,也让叮咚买菜颇感压力。

从当下布局来看:

阿里巴巴布局了O2O平台模式的淘鲜达及饿了么新零售,店仓一体化模式的盒马鲜生,并持续投资社区团购平台十荟团布局下沉市场;

京东除自营京东生鲜外,布局了O2O平台模式的京东到家、店仓一体化模式的7fresh以及战略投资了头部社区团购平台兴盛优选;

美团则拥有O2O模式的美团闪购、前置仓模式的美团买菜及社区团购模式的美团优选。

此外,拼多多、滴滴也涌入了社区团购赛道。

随着巨头的纷纷下场,当下前置仓、店仓一体化、O2O平台、社区团购等多种新型生鲜电商模式共存,想要在一众玩家的包围夹击下守住现有规模,叮咚买菜创始人梁昌霖认为,供应链将是制胜关键。

梁昌霖曾公开表示,生鲜电商竞争力如同冰山,海平面上看到的是规模,下面看不到的是供应链能力,更为深层的是组织能力、财务能力、数据算法能力。其中最关键的是供应链能力,只有供应链足够强,“规模”才能稳住。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11月,每日优鲜也宣布了重仓供应链的计划,其创始人兼CEO徐正对外表示,接下来要做的是坚持重仓供应链,坚持技术驱动。未来5年,每日优鲜将投入100亿元重仓供应链,决胜第一公里供应链。

生鲜电商的下半场,一场关于供应链的战争即将打响。

 

本文转载自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已获授权,版权归东四十条资本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