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网”罗永浩:转头上了直播间

但罗永浩的“退网”并非那么彻底。

冯晓亭 谢中秀燃次元2022年6月14日

宣布“退网”后的隔日,6月13日20时18分,锤子科技创始人、抖音带货主播罗永浩出现在了“交个朋友”直播间,一如往常地介绍了可口可乐、新疆红枣、男装Polo衫等多个产品后,在22时57分,以一轮抽奖结束了这场近3个小时、“退网”后的首场直播。

除了在直播间隙有观众问到关于“退网”的消息及做AR创业的传闻时做的简短回应,罗永浩没有特别的发言或说明。在离开直播间时,罗永浩也只是简单说,“我可能过一两个礼拜再来啊,谢谢大家。”

而在刚刚过去的6月12日晚间及13日白天,互联网正被“罗永浩退网”的消息搅得沸反盈天。

6月12日深夜,罗永浩发布微博表示,“一眨眼竟然快十三年了,过得真快啊。明天我就正式退出微博和所有的社交平台,再次埋头创业去了。”

一时间,罗永浩“退网”的消息席卷整个互联网。随后,6月13日,罗永浩接受晚点LatePost专访全文流出,再度引起关注和讨论。

一位多年锤子手机粉丝田猛告诉燃财经,对于罗永浩当天的“官宣退网”表示并不惊讶,“从去年开始,外界隔三差五就在传来罗永浩要复出、罗永浩还清债务等等消息。早就有预感他会继续创业,退网更像是他和交个朋友交接业务的一个说辞。”

事实似乎也正是如此。回过头来看,罗永浩的“退网”,并非完全“与互联网隔离”,并且仍将出现在交个朋友直播间。

在晚点LatePost的采访中,罗永浩提及“今天晚上就有一场(带货直播)”,因此,6月13日傍晚,早在罗永浩到来之前,便有观众一直在评论中询问“罗老师啥时候出来”、“罗哥几点来”、“罗哥呢”、“老罗呢”……

面对观众的询问,直播间主播给出的回答是,“晚上八点到九点,罗老师会来直播间。”此外,该主播还表示,“大家放心,罗老师其实没有退出,包括他的一些直播场次和频次,跟之前其实是一样的。按我们来说,我们其实是没有感觉到有差距的。”

罗永浩在晚点LatePost的采访中也表示,原本计划在还完债之后就结束直播,但“为了不错过再创业的时间窗口,尽快启动新公司的工作,所以我跟交个朋友签了个长约。”将继续保持一定频率的直播,“将本来要再用半年多为交个朋友公司所做的工作,摊到未来几年里逐步完成。”

接下来,罗永浩似乎计划“all-in AR”。罗永浩也在采访中表示,“我也要再次创业去了。这一次的创业,是一家AR科技公司。”同时,据深网报道,罗永浩AR创业的方向,是AR眼镜。

这是一个早已有迹象的选择。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罗永浩就曾多次公开表态将重返科技行业,投身AR/VR/MR相关的业务。比如2021年10月,罗永浩就在微博表示,“火苗一直都在,我明年春天就要重返科技行业了。”

2022年1月,罗永浩也在社交媒体上说道,“年后就回归科技界,只是手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下一代平台上见。”

2022年3月,在反驳《中国企业家》杂志一篇报道时,罗永浩更是明确,“我公开澄清过很多次了,我要做的是AR,不是VR,扎克伯格所定义的那个VR‘元宇宙’,我是不相信的。”

但从社交媒体上的讨论来看,对于罗永浩做AR,观点不一。6月13日晚间,燃财经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看到,不少观众表示相信罗永浩的AR创业,并“出来了一定会买”。但在知乎等平台上,更多人表示技术门槛颇多。

罗永浩也直言,“那些AR公司现在就强行发售产品的,一定是卖一部亏一部。行业里普遍的估计是,商业化条件基本成熟的时间点,大概会在五年左右。”

那么接下来五年,罗永浩将会怎么做、做什么?市场将拭目以待。

“退网”不断网

罗永浩是一位金句频出的人。早在新东方任教时,就产出了“剽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不被嘲笑的梦想,是不值得去实现的”等金句。此后甚至还有人整理了一份“老罗语录”。

这让罗永浩获得了一定的关注。但关注是一把双刃剑。罗永浩在采访中就提到,“做锤子科技时,因为我个人的影响力,为公司做了很多其他创业者很难做到的事情,比如在市场营销和公共传播这类方面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但弊端也有,“我生性顽劣、口无遮拦,有攻击型人格,做了企业负责人以后也经常约束不好自己,为公司无端惹了很多没有必要的麻烦。”

在6月13日的直播中,罗永浩也表示,“在那种图文的平台,讨厌鬼太多,但是我又忍不住老吵架。”

或许正是基于此,罗永浩发表了“正式退出微博和所有的社交平台”、“再次埋头创业去”的“退网”声明。

但罗永浩的“退网”并非那么彻底。

就在罗永浩宣布“退网”的同时,“产品经理罗永浩”的微博账号横空出世,该账号注册时间为2022年6月3日。据罗永浩表示,该账号由AR公司的同事着手开设,已备“将来可能的工作需要”,“在上面做一些仅跟产品相关的专业交流,或通过类似的交流,招聘一些产品经理”。

但罗永浩自身则表示,“我虽然口头答应了,但也不敢轻易使用。”并且“这个账号倒是有可能会用于辟谣,我这种躺着也招黑的体质,保留个能用来辟谣的账号。”

6月13日晚间,燃财经也看到,“产品经理罗永浩”确实已经更名为“罗永浩的辟谣号”。

图片

图/“罗永浩的辟谣号”

来源/微博 燃财经截图

除了与互联网“似退非退”,罗永浩与交个朋友,似乎也是如此“断了又未完全断”的关系。

2020年4月1日,因做手机而欠下6亿元的罗永浩开始直播、“卖艺还债”,此后凭借个人能力迅速成为抖音直播带货达人。有数据显示,罗永浩宣布加入抖音直播后,其账号在半天时间内就暴涨百万粉丝,同时4月1日的首秀上,罗永浩直播间GMV达到1.1亿元。带货能力可见一斑。

但罗永浩与交个朋友似乎都知道,这是一场为还债而产生的关系。“管理层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差不多还完了债就会离开。”罗永浩在晚点的独家采访中透露,而且“细心的观众会注意到我和我们的主播,直播时几乎永远都在说‘我们交个朋友直播间’,而不是‘我们罗永浩直播间’。”

交个朋友也早已在为罗永浩的离开做准备。2021年开始,交个朋友也开始培养更多的、新的、年轻的主播。有资料显示,2021年9月开始,交个朋友开始7*20小时直播,其中除了罗永浩每周一天固定直播外,其余时间均由其他主播轮番坐镇。

同时,交个朋友还孵化了美妆护肤、运动户外、酒水食品、轻奢时尚等等十余个垂类直播账号。“我们一直致力于把交个朋友科技做成一个真正的企业,而不是只依靠一个大网红生存的明星工作室。”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也曾直言。

或许正是如此,所以当“分开”那一天到时候,大家都十分冷静,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

6月2日,“罗永浩”抖音直播间正式更名为“交个朋友”。6月7日,罗永浩也在一场内部讲话中,宣布正式退出“交个朋友”管理层。6月13日晚间,“罗永浩”微博账号和今日头条账号也更名为“交个朋友直播间”,交个朋友似乎正式完成了“去罗永浩化”。

但交个朋友真的离得开罗永浩吗?

燃财经看到,在交个朋友孵化的十多个账号中,其中粉丝数最多的为“交个朋友酒水食品”,粉丝数为112.5万,不到“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十分之一。6月13日,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间进行直播时,“交个朋友酒水食品”也在直播,但22时50分,“交个朋友”直播间观众为2万+,“交个朋友酒水食品”直播间仅559。

“在一起”的这段日子,交个朋友和罗永浩各取所需。4月11日,交个朋友曾发布《交个朋友2周年报告》,报告显示,从2020年4月1日至今的两年时间,交个朋友直播间(含垂直类)总GMV达100亿元,开播总时超长1万小时,成交订单量5551万+。通过直播,罗永浩也还清了做手机欠下的6亿元债务中的绝大多数。

如今虽然罗永浩意欲将更多精力投身创业,但两者的关系却不会就此画下句点。

6月13日,在“交个朋友”直播间,罗永浩还表示,“你们(‘交个朋友’直播间)挣钱,罗老师花钱去了。我到前面去了,你(‘交个朋友’直播间)在后面保证资金支持啊。”

《真还传》完结篇即将上映?

与十余年锤粉对罗永浩的最初印象往往与“老罗语录”挂钩不同,如今大众对于罗永浩的认知,往往是“锤子手机”、“脱口秀演员”、“直播带货主播”,甚至是戏谑的“真还传男一号”。

其中,坊间流传有关罗永浩参演《真还传》男一号的段子,在年轻一代网友中的传播度极高。就连罗永浩也接受了这个玩笑,今年3月便在微博中对一条“天价分手费”的新闻转发时评论道,“嗯,创业三部曲之二的《甄嬛传》(注:该场景中与《真还传》同义)完结篇还没正式上映……创业三部曲之三就已经建组了…虽然名字都没起。”

从罗永浩回应的最新情况来看,其创业三部曲之二《甄嬛传》,距离杀青还剩不到半年的时间。按照预计,今年11月前后,罗永浩的债务便能全部还清。

这部由罗永浩主演的《真还传》始于2019年,彼时,罗永浩身处阴霾中。如果当年要评选年度“最惨企业家”,罗永浩定然榜上有名。

在2019年,罗永浩可谓流年不利。一手创办的锤子手机卖身字节跳动;出走锤子科技后创立的小野电子烟,却撞上电子烟管控枪口;临近年末因一笔370万元的欠款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寄以厚望的“老人与海”黑科技发布会上,发布的新项目鲨纹抗菌技术却广受诟病。

但对于时年已经48岁的罗永浩来说,这些失败都不足为道。

同年11月,在被列为失信执行人消息曝光的当天晚上,罗永浩发长文表示,“过去10个月一直在跟时间赛跑,而且跑得很好,但最终上了法院的限制消费令名单,即所谓的‘老赖’名单,我的创业过程也算是相当完整了。”

在这份名为《一个“老赖”CEO的自白》长文中,罗永浩阐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在文末表示,会继续努力在未来的一段时期将债务全部还完。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其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将债务全部还完。“马克·吐温和史玉柱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与抖音签约、投身直播带货,是罗永浩“卖艺”的首个选择。

田猛直言是罗永浩永远的追随者,“那时候我参与了他发布的一个仅粉丝可见的投票,问题的大意是‘你们会在电商直播买东西吗’,我和大部分粉丝一样选了‘不会’,但在评论区我有跟着留言,‘如果是你做直播的话我就会买’。”

图片

来源/抖音 燃财经截图

田猛坦然,那时是2020年初,正好是电商直播成为显学之初,他没想到电商直播会有如此红火的一日,“那次投票后隔了有两三个月,老罗才官宣加入直播带货。我还围观了老罗那次直播首秀,说实话,虽然老罗语言表达能力很强,但在直播带货这一新领域,能感受得到他很紧张和局促。”

持着“相信老罗,所以相信直播间”的态度,田猛开始习惯在直播间进行购物。甚至一有空就蹲在抖音直播间看老罗卖货还被他当作消遣,“反正看到有合适就买。”

罗永浩直播带货两年时间以来,田猛也在屏幕前陪伴了两年。其对于老罗再创业的选择,似乎早有预兆,“从去年开始,直播间就不断有新主播加入,能感觉到老罗逐渐从台前走向幕后。”

随着《真还传》唱罢,罗永浩的创业三部曲之三也即将登台。罗永浩说,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创业,“我会将我所有的一切都搭进去,相信也一定会给这个世界留下一些东西。”

投身更“烧钱”的AR?

All-in AR是罗永浩下一步的方向。6月13日的直播中,罗永浩也表示,“到时候会在网上请一些兄弟公司的朋友帮着发招聘启事,也会在招聘网站上发布招人。”

罗永浩中意的创业方向有两个,罗永浩在接受晚点LatePost的采访中表示,“这三年,我和几个合伙人一直聊下来,最后只有两个方向是我们真正感兴趣,愿意投入后半辈子去做的,一个是电动汽车,另一个是下一代的计算平台。”

但罗永浩否定了电动汽车,因为“电动汽车不像手机那样有特别成熟的代工,从公司启动,工厂启动,到基本弄明白量产是怎么回事,可能至少要五、六年以上的时间,而且资金要求也比手机大很多倍。我忙着还债的这三年,除了造车新势力那3家, 很多超级重量级的选手也都陆续进场了。我们综合估算了各种难度和时间窗口,觉得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剩下的选择就变成了“下一代的计算平台”,“现在看,下一代计算平台大概率也只能是AR,不太可能是别的了。”

对此,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还转发罗永浩的专访文章并表示,“现在新进入造车的确节奏不算合适。但高兴的是,这群不服输、有想象力、经历过不同的连续创业者,因为曾经和期望看到的世界不同,会让中国的创业故事谱写更多传奇。欢迎更多原来来自科技、互联网、教育、地产、硬件等不同行业的创业者,投入全新的跨界创业赛道中。”

但AR是一个好赛道吗?

近两年,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火爆,也迅速带火了AR/VR。其中AR指“增强现实”,在保留现实世界的基础上,叠加一层虚拟信息;VR则是指“虚拟现实”,通过全面接管人类的视觉,建立起一个完全脱离于真实世界的虚拟环境。

在AR/VR市场,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预计至2024年全球VR/AR市场规模将增长至4800亿元,期间CAGR(复合年均增长率)可达54%。同时,根据IDC数据,2021年全球VR/AR头显出货量为1123万台,同比增长92.1%;预计2026年全球VR/AR出货量会超过5000万台,期间CAGR可达35%。

同时企名片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VR/AR领域完成融资有126起,2022年尚未过半,也已发生46起。

但在罗永浩看来,“我们相信AR就是下一代计算平台。”因为“(VR)一年卖到一两亿部应该也就到头了。”而“如果一年卖一两亿部,那它可能是史上最畅销的游戏机,但一定不是计算平台。”只有“全世界同时持有量几十亿,每年能卖上十来亿部的设备,才能叫下一代计算平台。”

不过多数讨论对于AR,或者说对于罗永浩做AR并不看好。

在知乎“罗永浩宣布退网,埋头创业”的相关话题下,不少人士表示,“不看好AR眼镜创业,决定因素包括:硬件工程能力、先进工艺芯片研发能力、供应链整合实力、人才投入等”,以及“VR好做点,AR还太早。微软的AR眼镜只能在B端卖,价格贵应用不成熟,meta明年出的AR眼镜也只在B端,成本是主要问题。”

在罗永浩之前,AR已有先行者,比如苹果、谷歌、微软均有涉及AR产品。6月13日,海通国际证券分析师Jeff Pu在一份报告中也爆料,苹果首款AR眼镜将在2024年末发布,同期发布的还有第二代AR/MR头部显示器。

但在罗永浩看来,“(这些科技巨头)普遍没有将这个当成最重要的未来方向。我们选择 AR,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也是觉得时间窗口对我们这个级别的团队来说特别好。其实现在大的科技公司基本上没有all-in做AR的,普遍都是研究院项目状态。”

既然已经选定道路,接下来就是如何达到目的。罗永浩给自己定下了五年的目标,“至少也要几百到上千人左右的规模开发三五年以上,才能做出一个消费级别的东西。”

钱则是另外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对此,罗永浩也在直播间说道,“我们做那些创新的科技行业就是要烧钱的。”不过罗永浩也有信心,“我们肯定不会把它做成五年都没有收益。”而且,“我们所有的创始合伙人都会真金白银地自己掏钱投进公司。”

对于认可罗永浩的人来说,罗永浩是一个极具人格魅力的人,无论是他的《真还传》还是“产品精神”。

罗永浩的个人崇拜者百丰也告诉燃财经,“相信罗永浩的AR创业。”据他介绍,无论是最早的老罗语录,后来的锤子手机,还是现在的直播带货,他都为不同时期的罗永浩身上所特具的情感价值所吸引,“我曾经从最早的‘罗粉’转变为了‘锤粉’,不介意在往后几年,成为老罗的‘AR产品粉’。锤子手机所带来的惊喜我相信会延续到老罗孵化的下一个产品中。”

但这一次,罗永浩是会将AR创业做得和直播间一样成功,还是成为“行业冥灯”,答案还得等时间去揭晓。

参考资料:

《对话罗永浩:再创业可能后悔,不再创业百分之百后悔》,来源:晚点LatePost;

《罗永浩:再创业可能后悔,不再创业百分之百后悔(无删节版)》,来源:罗永浩;

《罗永浩高调进军AR:冥灯OR福星?|深网》,来源:深网腾讯新闻

 

本文转载自燃次元(ID:chaintruth),已获授权,版权归燃次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原文链接:“退网”罗永浩:转头上了直播间

 


 

CBNData行业社群会员免费招募啦!
人脉拓展  资源对接 情报分享 影响力打造 多重福利  ……
扫码添加客服,加入精英社群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