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江湖,留不住罗永浩

曾经的直播超头,正逐一走出人身鼎沸的直播间。

十五青眼2022年6月14日

来源:青眼(ID:qingyanwh)

作者:十五

今日,罗永浩官宣退网一事刷屏网络。青眼发现,此前,罗永浩已逐渐减少在罗永浩直播间(现改名为交个朋友)的次数和停留时长。曾经的直播超头,正逐一走出人身鼎沸的直播间。这也意味着,大主播时代即将落幕,直播电商行业进入后半场。

罗永浩退网

6月12日,罗永浩发布微博称,将再次埋头创业,并退出所有社交平台。截止发稿,#罗永浩退出社交平台#超话阅读达2.7亿,曾冲至热搜第5。
图片

▍截自罗永浩新浪微博

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网友涌进交个朋友直播间,留言关心“老罗去向”。退网后,罗永浩还会以主播的身份参与交个朋友直播间带货吗?这无疑是行业较为关注的问题。

对此,晚点LastPost在文章中显示:罗永浩一周前正式宣布 “退出” 交个朋友直播公司管理层,并将直播间的名字正式从 “罗永浩”调整为 “交个朋友直播间”。“未来几年,我还是会每个月给他们做几场直播,从业务上也不是必须的,只是管理层不想让投资人担心而已。每季度我也会参加一次公司的重要会议,但具体业务上真的可以完全离开了。”罗永浩表示。

此前,罗永浩和交个朋友之间的“分手事件”屡次登上微博热搜。有报道称,罗永浩将逐步淡出直播间,交个朋友直播间将支付罗永浩1亿元左右的分手费。对此,罗永浩公开表态称,并未与交个朋友“分手”,只是将其抖音帐号运营权转让给交个朋友,交个朋友直播间会为此提供一笔授权转让费用。

“交个朋友”直播间创始人黄贺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和罗永浩的转让费用目前仍在商议中,不能称为“分手费”。

此次,罗永浩也详细解释了,传闻中所谓 “天价分手费”的背景,透露已发生的直接债务还剩不到1亿。“为了不错过再创业的时间窗口,尽快启动新公司的工作,我跟交个朋友签了个长约。交个朋友接下来帮我按月稳定地还完剩余债务,我把本来要再用半年多为交个朋友所做的工作,摊到未来几年里逐步完成。”

图片

▍截自罗永浩新浪微博(6月13日16时截图)

今日下午,罗永浩再次发文表示:“真还传”接近尾声,我也要再次创业去了。并称“未来几年我还会在交个朋友直播间做几十场带货直播,今晚就有一场。”同时,他也透露,自己还会继续接广告代言,给新公司帮补家用。

“离开”罗永浩,交个朋友还转得动吗?

交个朋友的蓬勃发展离不开罗永浩的个人影响力和抖音电商的大力扶持。随着罗永浩的“淡出”,是否会对交个朋友整体的运营和业绩产生影响?

罗永浩明确称“不会”,据他透露,过去半年多,他已经把自己的直播时长控制到公司总直播时长的3%以内,但销售收入和利润整体上还在增长,这在全靠大网红、大主播支撑销售的直播电商行业里应该是绝无仅有的。

据青眼观察,2020年-2021年,罗永浩最急需赚钱还债的时候,他出现在直播间的频率相当高,频率维持在每月十几次,占直播总数的二分之一以上,有时甚至达到三分之二。“交个朋友”直播间也一跃成为抖音带货播主榜/总榜/月榜第一名。但是,随着还债的紧迫感下降,罗永浩直播带货也不再那么拼。

从2021年开始,交个朋友开始大量出现新主播,尽管新人进入后销量有所下降,但客单价增高,销售额总体稳定。随着新人的成长,到2022年,罗永浩的参与度更大幅减少。

就在今年4月,黄贺接受采访时表示,2021年罗永浩直播时长占比在3%左右,收入占比则是5%,他的淡出对公司GMV影响并不大。“相比于大主播运营,我们更突出‘交个朋友’这个品牌,而且今年GMV目标定的比较合理,完全有信心做到100亿。”

此前,黄贺被问及是否会复制下一个罗永浩时,其回复称,因为达人有很多不确定性,“所以我们的逻辑是做号不做人。”

据悉,此前4月11日,交个朋友公众号发布2周年报告,数据显示,过去2年交个朋友总GMV达100亿元,开播总时长达1万小时+;团队方面,交个朋友员工从最初7个人,发展到目前的1400多人;主播团队也从早期3个主播,扩展到目前40人+,开播频率和时长从1周1播,提升到当前的1周7播。并建立起美妆、服饰、运动等各个垂直领域的直播账号矩阵。

图片

▍截自交个朋友公众号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发稿,“交个朋友直播间”抖音粉丝数为1955.3万,获赞4737.2W,其账号仍是罗永浩头像,并且直播间页面有“首席品牌监督官,罗老师为你担保”字眼提示。除交个朋友外,还衍生打造了交个朋友生鲜超市、交个朋友酒水食品等账号矩阵。

图片

▍截自抖音,“交个朋友”搭建的直播账号矩阵

超级主播时代走向终结

罗永浩加速退场之后,头部主播只剩下了李佳琦。但李佳琦已经停播了10天,至今情况不明。

直播行业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品牌自救意识觉醒、政策监管加剧、平台“去中心化”等变化,使得直播行业的下半场很难再成长出新的超级主播。

正如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院研究室主任李勇所说,如今的大主播们已经基本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推动直播电商进入常态化的发展阶段。“我觉得明年可能是整个行业最最巅峰的状态,之后(巅峰)就过去了”。今年年初在接受杨澜采访时,李佳琦也曾判断。

从2016年到现在,超级主播们仿佛一个标杆,标记着直播电商从零开始成长到如今的万亿规模,但自雪梨、薇娅、驴嫂平荣等头部主播相继因偷税漏税被“封杀”后,随着超头退场,2022年的直播电商,已经进入“后主播时代”。

直播行业的震荡还未停止,站在直播产业链上的MCN机构早已经开始转身。薇娅老公董海峰曾公开表示,“谦寻要做直播行业的水电煤,等到哪一天,假如薇娅由于种种原因不能直播了,谦寻依然是一个持续发展的企业。”基于此,从主播孵化这一点来看,谦寻和交个朋友显然看得更长远。

平台也有意消解超级主播的“超能力”。以淘宝为例,尝试了多种破局之法:2019年,淘宝公布“启明星”计划,试图挖掘出新的明星带货主播;2022年1月,淘宝直播总经理程道放发布“新领航计划”,宣布针对现有主播孵化和新主播成长,进行“史无前例”的重磅扶持。

快手也为了能够促进平台“去头部化”的进程,拿出了百亿补贴,扶持中小主播或商家,降低腰部主播的参与门槛,降低主播经营成本,从而让更多人成为快手电商直播受益者,不断繁荣自身的电商生态。

经过主播逃税漏税、质量产品出现问题等教训后,相比于对主播IP的崇拜,如今的消费者也更看重主播团队手中的货品资源。无论站在哪个角度,谁有能力掌握供应链、货品质量等核心竞争力,谁才能走得更远。

本文转载自青眼(ID:qingyanwh),已获授权,版权归青眼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CBNData行业社群会员免费招募啦!
人脉拓展  资源对接 情报分享 影响力打造 多重福利  ……
扫码添加客服,加入精英社群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