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俞敏洪的直播间,一周卖货不到90万

一周后来看,首秀490万已是巅峰。

董柴玲未来消费APP2022年1月6日

进入直播带货再创业,俞敏洪再次成为舆论焦点,转型之路也备受关注。

在12月28日首场直播中,俞敏洪直播间上架30多件农产品,在长达3个小时的直播里,俞敏洪时而带货,时而穿插知识点“讲课”,当晚销售额为490多万。这个数字和前同事罗永浩相比,可以说是略显惨淡,此前罗永浩首场直播的总交易额超过了1.1亿元。

不过一周后来看,这490万已经算成绩喜人。开播已一周,俞敏洪和旗下带货平台“东方甄选”的销售额,仍然停留在几十万的级别。除去首场有俞敏洪现身的直播,东方甄选从12月29日到1月4日的7场直播,累计销售额不足90万。价格贵、选品少,初次入局电商直播的俞敏洪,并不被看好。

(图源飞瓜数据)

从北大教师转变为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如今的创业路增加了直播带货的经历。从10月宣布调整业务,捐赠8万套桌椅给乡村学校,到12月创建平台开启助农直播,俞敏洪选择了体面退场,主动切换新赛道。不过中途进场的知识分子,注定无法成为下一个“李佳琦”。

“上课式”卖货

带着上百位教师们转战直播间,俞敏洪的“上课式”卖货风格,成为直播界的一股清流。

为了给直播助阵,俞敏洪先是在12月28日下午发布一条短视频进行预告。晚上8点,俞敏洪坐在镜头前开始正式卖货。除了讲解商品,俞敏洪偶尔拿出地图普及地理知识,或者用英语解释名词,画风显得独特。

从9块9的木耳,到960元的有机面粉,以助农为主题,俞敏洪直播间当晚上架了31件商品,主要是车厘子、苹果、丹东草莓等当季热销水果,以及各类农产品。

据第三方数据平台飞瓜数据显示,12月28日首播当天,俞敏洪直播间的销售额达到493.2万,观看人次达到186.9万,这场直播给账号涨了4.4万粉丝。

“做农产品还真是有点情怀,我还是要坚持做下去。”作为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宣布将“不定期”出现在东方甄选的直播间。不过目前来看,除了首次直播现身,其他时间,俞敏洪更多是出现在短视频中。

12月28日下播后,俞敏洪在拍摄的一条短视频中,呼吁大家多多关注旗下官方卖货平台“东方甄选”,日后将通过其上线全国各地的优质农产品。

首次直播的目的是为东方甄选引流,可见俞敏洪并未把自己定位为100%的带货主播,而是打造带货平台,由其他主播接力。在俞敏洪的带领下,开播一周时间,东方甄选的直播间逐渐走上正轨。

和俞敏洪一样,除了介绍商品,时而科普历史知识、吟诗、推荐书籍,从教育转型直播的新东方老师们,纷纷拿出各自本领,化身网友眼中博学多才的主播。

“这是来自赣南的脐橙,今天拍下48小时内给大家发货。关于赣州,曾经有个宋代的大诗人,叫辛弃疾,作了一首《菩萨蛮》,其中有一句‘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大家应该都听过。”

“作为物理老师,每次都会讲到光,其实水果生长过程中有几个重要的指标,土壤、水分、阳光,还有温差,温差大的地方种出来的水果都很甜。”介绍椰青时,还教大家用口香糖开椰子的方法,穿插一些力学和压强的知识点。

直播间里也时常上演一些花式互动。“我们除了有很多好的东西推荐给大家,还能学知识,学到了的朋友在弹幕里扣一波。”“猜猜我旁边的老师是教哪个科目的,不用猜了,是教语文的。”

在1月4日长达3个小时的直播中,东方甄选的销售额为6.9万,订单量在1000出头,观看人次在3.5万,远不及首播当日的成绩。热度最高的是售价279元的智利车厘子,带货销售额为1.5万。而9块9的纯燕麦片,让“羊毛党”享受到福利,才是最受欢迎的单品。

没有俞敏洪的亲自上场,新东方的直播热度明显下滑。直播间里,虽然教师们已经在极尽所能地施展带货技巧,但凭借这些新主播,显然无法撑起新东方在电商业务上转型目标。

新东方在线此前对《芥末堆看教育》表示,新东方从今年10月底在内部启动主播招募,11月向全员下发“电商主播招募令”。在初期招募的800多名报名者中,约有85%来自新东方体系内的老师。

带领上百位教师卖货,对其提供培训,解决就业问题,是亲自见证教培时代结束后,俞敏洪的无奈之举。但无论是对俞敏洪还是新东方来说,转型都没有那么简单。

俞敏洪也“带不动”

从直播数据来看,从12月28日起密集开播,东方甄选基本保持每天3到4个小时的直播时长。但直播成绩并不亮眼,场观人次基本不过10万,销售额在20万上下。飞瓜数据显示,从12月29日到1月4日的7场直播,总计销售额不足90万。

受到外界诸多议论的,是俞敏洪直播间的选品和价格,其中最大特色就是贵。比如开播当日售价960元的有机颗粒粉,由于价格较高,鲜有人下单,该链接的商品转化率仅有0.1%。

对于像车厘子、丹东草莓这类在各大直播间热卖的爆款,东方甄选在价格方面的吸引力也不够。其中一款5斤装JJJ级智利车厘子,售价299元,高于其他电商渠道以及许多抖音带货达人。

俞敏洪曾在直播间解释过价格问题,虽然价格贵但品质高。其他主播也同样强调品质可信赖,且直播间相对给到了折扣价。一位主播在带货武鸣沃柑时介绍:“5斤装的日常价格是49.9,我们这里是39.9,8斤装的特别优惠,日常是128,在我们直播间是59.9。”但该链接在1月4日的预估销量仅在几十单。

聚焦在优质农产品,首先在选品标准上受到限制。高客单价商品无法以量取胜,难以推动爆品。另外对于消耗频次较高的农产品,价格卖贵也难以符合粉丝的心理预期。

从带货佣金来看,本身生鲜品类的佣金比例,远低于服装和美妆类产品。第三方数据平台显示,俞敏洪直播间的商品抽佣比例基本在1%,有的为0佣金,在销售额不高的情况下,实际能赚的实在不多。

带有公益性质的直播,对GMV的拉动也不够明显。包括李佳琦直播间,在12月的几场公益直播中,更多是靠服装和美妆来拉高场观人数,提高整场直播的销售额,农产品只占其中一小部分。

同样身为抖音生态内的带货主播,更早进入直播带货再创业的罗永浩,如今在带货这条路上发展迅速,覆盖到食品、生鲜、美妆个护等全品类,抖音粉丝数将近2000万。

不论是在抖音生态还是淘系电商,和头部主播相比,俞敏洪与他们的差距仍然巨大。同样是助农直播,李佳琦在12月27日的直播专场中,共上架75件商品,销售额超过2200万,这是东方甄选日播成绩的几十倍。

在抖音拥有750万粉丝,俞敏洪的个人IP影响力不低。宣布直播带货已有一周,俞敏洪通过个人账号带货仅有一次,为宣传直播拍摄了3条短视频,其他内容更多为好书推荐,在直播带货这块显得不够“投入”。

推出的带货平台东方甄选,其定位更像是达人主播,需要不断与外部商家合作,也暴露出短板。作为中小主播,没有形成规模,不具备议价能力,无法与带货能力出色的大主播比拼,导致直播间价格更高。在信任基础薄弱的情况下,其直播间也无法刺激粉丝产生冲动消费。

直播带货最直观的竞争力表现在价格,甚至不惜用补贴换来销量增长,将盈利的目标后置。“把价格打下来”,带货围绕始终是价格,做到比日常价格要低,或者比其他主播还要低,以此撬动消费者的购买欲望。此前罗永浩直播间在年初预售的一款5斤装进口车厘子,销售额超过100万,折扣也足够有吸引力,低至198元。

和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直播间相比,前者已经做起了供应链,俞敏洪的直播显然不占据优势。此前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在接受36氪采访时表示,交个朋友开拓新的业务模式,从代理商拿货降低价格。而在货品和流量端未展现竞争力的东方甄选,目前还处在依赖品牌方的阶段。

在创业路上遭受挫败,罗永浩、俞敏洪等昔日成功的企业家,纷纷进入抖音,抓住这个不算新的风口“自救”。此前直播行业被曝出不少头部主播偷逃税的案例,但随着电商直播常态化,监管政策逐渐落实,电商直播仍然是门赚钱的生意。

曾经欠下6个亿债务、退出锤子科技的罗永浩,如今在抖音电商做得风生水起, “真还传”接近尾声。

在今年11月的一场直播中,俞敏洪宣布计划成立大型农业平台,和主播老师们一起助农直播,通过搭建平台帮助更多农民有所收益。新东方在线CEO孙东旭在东方甄选的一条短视频中宣布,将利用新东方的资源优势,连接农业专家和农业企业。

不过本质上电商直播还是门流量生意,平平无奇的带货成绩,无法支撑品牌的盈利,更何况是“半路出家”的新东方。从单纯带货到搭建供应链,早早入局的李佳琦、罗永浩等头部主播,已经走在前面,试图构建货与人的优势。面对头部主播的降维打击,想要逆风翻盘,俞敏洪和新东方都需要更加深度的持续投入。

 

本文转载自未来消费APP(ID:lslb168),已获授权,版权归未来消费APP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