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失业”的李国庆直播带货,他会是第二个罗永浩吗?

在明星网红后,这些企业家投身直播带货的原因或许并没有太多的原因,无非是这行实在太挣钱。

三易菌三易生活2021年4月22日
差不多一年前,李国庆与俞渝夫妻上演的一出“庆俞年”,引发了外界的诸多关注。然而作为当当网内部权力斗争的失败者,李国庆的此番作为却并没有逆转乾坤。
既然已经不能回去,那么下一站要去哪里呢?李国庆近期也给出了答案,就是与罗永浩一样,去抖音带货。4月19日,当当网创始人、早晚读书总经理李国庆宣布将入驻抖音直播,并将于4月23日开启直播带货首秀。

 

在如今直播带货俨然已经进入红海时代的情况下,李国庆选择投身其中自然也有所倚仗的。据他透露,此次直播带货的选品都是本人精挑细选的,而且厂家跟我是朋友,可以拿到更具竞争力的价格,并且“这场直播的选品价格都是你没见过的”。

 

事实上,投身直播带货其实李国庆早在今年初就放出了信号。当时他在一场直播中称,在当当多年的经验积累让自己成为了“超级买手”,而至于直播带货卖什么产品,他则表示由用户决定,消费者想买什么自己就卖什么。

不同于快速成长的风口直播带货,李国庆离开当当后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如今看来显然并不是一个好生意。抛开早晚读书所宣称“让用户可以利用碎片化时间,吸收导师总结的精华内容,真正用到生活中”,是非常典型知识付费模式,但相比直播带货更早兴起的知识付费赛道,事实上直到今天都没有诞生出明晰且可持续的商业模式。

 

并且作为一个互联网行业的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尽管发展速度很互联网,但运营思路却较为传统。自2019年6月上线时,早晚读书就开始了线下代理的招商,在没有内容沉淀、没有用户积累、没有增长路径的情况下匆忙招商,也被外界认为造就了如今早晚读书这一项目的僵局。甚至此前有传言称,自称是“傻白甜”的李国庆抢夺当当的公章,为的就是要分红来纾解早晚读书的推广困境。

要知道,当初罗永浩进入直播带货行业时,李国庆就曾发出过反对的声音,并表示,“不同的名人带货、做广告,很难说不是在透支自己的信用,危险很大”,以及类似“名人获利的方式有很多,我微博和抖音都有粉丝,但我连广告都不接。如果一个企业家做自媒体、挣广告费或带货,我觉得很荒唐”这样的话语。仅仅时隔一年,李国庆“真香”背后的态度转化显然是有原因的,并且也很难说不是因为需要“捞金”。

 

从罗永浩到董明珠,再到携程的梁建章、搜狐的张朝阳,再到今天的李国庆,在明星网红后,这些企业家投身直播带货的原因或许并没有太多的原因,无非是这行实在太挣钱。

 

直播带货作为近年实现了高速发展的新兴网络购物形态,市场规模不断在扩大。根据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在2019年10月发布的《迈向万亿市场的直播电商》报告中显示,2019年直播电商整体市场规模为4338亿元,预测2020年直播电商整体规模将突破万亿元,达到10500亿元,并且2021年仍将继续高速增长,规模接近2万亿元,渗透率达到14.3%。

如果说明星直播带货是粉丝经济的变体,是将自己在粉丝群体中的影响力变现。那么梁建章、张朝阳、董明珠这些还在其位的企业家走入直播间开启带货模式,显然是名为直播带货,实则品牌营销,属于非常典型的花小钱办大事。

然而对于李国庆与罗永浩这类的经历过失败的企业家来说,直播带货的出现无疑也为他们的“下岗再就业”提供了舞台。通常来说,企业经营失败或在权力斗争中出局的人,往往最终会淡出大众的视野。比如说新浪的创始人王志东、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赶集创始人杨浩涌、快的创始人陈伟星,虽然这其中的部分人有心急流勇退,但或许更多人可能并不愿就此谢幕,但此前显然并没有这样的机会。

在此之前,由于企业家与普通人之间有着天然的隔阂,他们虽然有一定的曝光度,但却不及明星及网红,影响力也有着一定的局限性。这也就是为什么相当多的企业家在被“出局”后会选择做投资人,因为这是通常也是他们实现资源变现的一种途径。

 

然而如今时代变了,且不提转型当投资人后需要面临截然不同的工作环境,波云诡谲的市场变化无疑更让人头疼,万一看走眼导致投资失败的事情来上几次,可能前半生的积累就将付诸东流。而当下直播带货的兴旺,则让这些企业家有了一条将此前积累的影响力快速变现的可能。

罗永浩能够在直播带货领域风生水起,在外界看来,靠的是早年在新东方课堂上的“说学逗唱”,以及之后锤子手机发布会上妙语连珠的“讲相声”能力,以及将自身在新东方当讲师及此后一系列的创业历程中积累的粉丝,变成了自己直播带货中的消费者。

 

但不同于老罗,李国庆的情况则稍有不同,一方面,他的商誉比起陷入债务风波的老罗要不少;另一方面,李国庆本身的话题性相比老罗明显也有一定的差异。尽管李国庆去年就开启了抖音直播,包括职场的四个跳槽时机、“35岁危机”、如果遭遇中年危机大不了跑滴滴等,一系列的言论都是出这里。因此有观点认为,李国庆所谓“这场直播的选品价格都是你没见过的”这样的言论,或许只会是昙花一现,毕竟他并没有陷入老罗当时的“绝境”,所以也很难全身心的投入到直播带货中。

去年疫情期间罗永浩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无疑是天时地利人和的顺风局,而现在李国庆则可能面临的是逆风局。一来疫情的影响逐渐在国内消退,消费者窝在家中看直播的时间变少了;二来直播带货在去年迎来强监管后,野蛮生长期也已经结束了,虚假宣传与刷数据等招数不再管用。所以如何打响当头炮,或许是当下李国庆所需面对的一个问题。

 

所以如果说老罗是“老天爷赏饭吃”,又碰上了合适的时机,才有了今天在直播带货领域的风生水起,那么天时地利人和暂时还都没有的李国庆,想要做出一番声势可能就要难得多了。

 

本文转载自三易生活(ID:IT-3eLife),已获授权,版权归三易生活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