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薇娅最近的女人:“连她老公都不能取代我”

只要薇娅直播一天,琦儿就要做她的助播。

王诗琪天下网商2020年9月7日

薇娅开始哽咽时,琦儿先是有些惊讶,还试图提醒,但她很快镇静下来,把手绕到薇娅背后,在观众看不见的地方轻轻拍打安慰。

9月5日,薇娅凌晨发布的一条道歉信上了热搜。昨晚薇娅直播时,看到观众对选品、做公益的恶意评价后,一时没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激动落泪。薇娅说,她珍惜自己的羽毛,一直坚持自己选品、自己试用。面对误解,委屈和压力无法言说。

随后,琦儿转发了这封道歉信,并艾特了薇娅:“加油,你一直是我的偶像,我的姐姐。”

琦儿是谁?

琦儿原名孙琦,一个94年出生的安徽姑娘。她是“离薇娅最近的女人”,在薇娅直播间,你看到或者看不到,琦儿都在。她的日程与薇娅几乎完全重合,二人形影不离。薇娅时常笑称:“我跟琦儿在一起的时间比跟老公在一起的时间都长。” 前不久,为了给琦儿过生日,薇娅甚至停播了一天。

作为助播,她和薇娅配合默契,热情、亲和又不会喧宾夺主。除了助播工作,琦儿还会拍摄薇娅日常工作生活的视频,她的镜头下有你不常见的薇娅。比如,在地下车库来一段即兴舞蹈,或是一天只睡了40分钟,累到看着脚本就在沙发上睡着。

琦儿镜头下的薇娅

四年前,刚刚大学毕业的琦儿只是抱着“开一间自己的女装店”的想法到薇娅公司实习,四年后,薇娅成长为“淘宝第一主播”,琦儿也被业内赞为“最佳助播”。2017年,天下网商曾报道主播薇娅帮助一个0粉丝的淘宝新店,一夜砍下7000万销售额,作为助播的琦儿也是见证者。

在直播电商的大潮中,薇娅一路领先一路破圈,琦儿也好比坐上了一艘火箭。但她知道,“所有的一夜成名都发生在一千夜之后……”

琦儿的24小时

8月15日凌晨两点多,属于谦寻集团的这栋大楼依旧灯火通明,这里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每天,薇娅下播后,招商团队的人都会排着队来找她选品,样品摆满了会议桌,一圈走下来,至少得两三个小时。

薇娅和琦儿在选品

某服饰集团的代表一行约10人,也等到了现在。他们还带来了几百件衣服,供薇娅挑选。

“这个版型太小了。”

“版型大小都可以调。”

“这个价格太贵了。”

“直播间价格还可以再优惠。”

薇娅以不到2秒一件的速度飞快过品,偶尔停留提几个要求,对方都一一答应。一个货架几十件只能挑出一两件,但当看到有衣服被挑中,集团一名工作人员握拳做了个庆祝手势,脸上满是兴奋。

琦儿一直跟着薇娅。看到合适版型的衣服,薇娅会直接套在琦儿身上,偏着头仔细端详。

选品结束后,薇娅还有一个媒体采访、一个直播复盘会。不同的工作人员跟进不同的场次,而琦儿一直都在。

虽然形影不离,但目光的焦点往往是薇娅,很少有镜头会锁定在琦儿身上。不过仔细观察会从一些细节发现,薇娅对琦儿的“依赖”。比如选品时,薇娅经常转过头问她意见:你觉得呢,你用过吗?或者在对过脚本后,顺手把做过笔记的资料递给琦儿,“我晚上再看看。”

如果没有额外的工作安排,她们通常是下午3点起床,晚上8点开播、12点下播,选品会开到凌晨两三点,再接一个直播复盘会。回家时,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早上八点,一般白领起床准备上班的时间,她们才把疲惫不堪的自己扔到床上。

现在,薇娅的日程表排到了1个月后,满满当当,直播为主,但还有采访、综艺录制、公开活动……但这远不是实际的工作量。不时有人见缝插针,“抓”着薇娅对接,哪怕是这种时候,琦儿也不能缺席。

工作中的薇娅

琦儿只有在下播后才有时间回复记者的微信,早的时候是凌晨一两点,稍晚是凌晨三点,还有一次是中午11点——那时她和薇娅刚结束一场活动拍摄,“从天黑到天亮。”

谦寻的工作人员私底下会说:很佩服琦儿。因为她的日程安排要与薇娅完全一致,薇娅的24小时,就是琦儿的24小时。

“没有人理解我,也许除了琦儿”

见到琦儿时,她穿着一身白色中袖针织衫,泡泡袖,听到有人夸衣服好看,立马说:“我待会儿把链接发你。”

琦儿个子不高,大眼睛、娃娃脸,说话跟薇娅一样,也是两倍速。下播后的琦儿通常很安静,不怎么说话。

在薇娅的印象里,直播四年多来,琦儿只有过两次缺席。有次开会,面对团队的诸多员工,薇娅说:没有人理解我,也许除了琦儿。

这句话里,也许不止是四年1000多场直播磨出来的心有灵犀,还有昼夜颠倒连轴转的相互体谅。

不久前,琦儿发起“薇娅24小时”活动,邀请粉丝体验她的角色,温州的少儿健身操教练赵赫是被选中的幸运儿之一。“比想象中难得多”,赵赫只直播了短短几分钟,他说,刚坐下来时差点找不到镜头,对话时大脑要飞速运转,思考产品卖点、组织语言,还要调动气氛。

在薇娅的粉丝眼中,薇娅和琦儿的直播有时像朋友聊天一样,亲切而自然。二人又有互补,声音一高一低,颇有辨识度。

粉丝画的薇娅和琦儿

一直播行业资深人士曾评价,琦儿是所有助播里做“捧哏”最到位的。“引导关注“截屏抽奖”“优惠信息”“产品功能”这些内容,都是琦儿通过一遍又一遍的口播来传达。

一个好的助播,要掌握好时间、分寸、火候,多一分嫌聒噪,少一分嫌木讷。

琦儿最近准备跟团队中的一名年轻小助理“打个招呼”,不要总抢薇娅的话。她说,做助播要“见机行事”,会看时机、看眼色,薇娅说得兴奋时不要插话,不能一直想着表现自己,等到主播说得差不多了要马上接上,不能冷场。

薇娅是处女座,做事力求完美,是一个会因为不满意设计师审美而亲自下场修图的人,手下员工因此压力不小。一个流传很广的细节是,薇娅直播时如果在掐手机,往往就是在工作群里直接“艾特”当事人。

但琦儿几乎没被批评过。同事评价她:谦虚、细心而努力,是薇娅最信任的人。

现在,直播时薇娅手一伸,琦儿立马就能知道是要拿赠品还是要拿下一个样品。

薇娅和琦儿在直播间

默契源于学习。很早时,薇娅还没有专门的摄影摄像团队,琦儿要给她拍视频、拍照片,她都是上网看教程、学剪辑,一步步摸索。一开始拍得不好,薇娅要亲自上手改,琦儿仔细地记下了每次的修改意见,渐渐摸清了薇娅的喜好。直到现在,哪怕薇娅早就请了专业的团队,还是有一部分“贴身”拍摄工作交给了琦儿。

在采访当天的直播现场,琦儿直播前对品,发现某款鞋只准备了一双做样品,赶紧让团队人员再找一双过来,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果然,直播时,薇娅就拿这个问题批评了工作人员:“你们下一次能不能多准备一份样品,一双用来穿、一双用来展示。”

薇娅常跟琦儿说:“我不在,你就是主播。”

“一开始做(助播)的时候,我觉得我就只是填补空挡的,不让直播中间出现空挡、没人说话,但现在不是,我觉得主播有的(能力)我都要有。”琦儿说。

从偶像到最佳拍档

薇娅和琦儿,不光是上下级的关系。

琦儿今年26岁,小薇娅9岁,她们都是安徽庐江县人,琦儿还是薇娅弟弟奥利的初中同学和女朋友,到今年,已经是十年爱情长跑。

2005年,薇娅还是黄薇,和另一名女生组成搭档,参加安徽卫视《超级大赢家》的选秀节目“超级偶像”,一路过关斩将,拿了冠军。

那一年,琦儿11岁,她指着电视上的黄薇组合对妈妈说:她们不错!也因为这样,琦儿一直说,薇娅是她的“儿时偶像”。

琦儿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了薇娅真人的情景。那是2013年夏天,薇娅还在广州做服装生意。一进门,她就看到了薇娅,穿着黑色吊带,烫成大波浪的头发在脑后扎成高高的马尾,妆容精致,用家乡话跟她说:“来了。走,吃饭去。”

2016年,从师范类院校毕业后,琦儿没有如家人期待那样去当一名老师,而是梦想开一家自己的女装店。她决定先到薇娅的电商公司实习,自我定位是一名“学习者”,一个月领2000块的实习工资。

这一年的5月,薇娅接到淘宝小二的一通电话,问她要不要开直播试试。薇娅的老公董海锋说,琦儿是学艺术的,不怕镜头,就让她给你做助理吧。

就这么着,琦儿一头闯入了直播间。

琦儿的父母很开明,尽管当时还不了解直播是什么,但他们觉得,这份工作,能让他们每天晚上在手机里看到女儿就很幸福。爸妈还经常截琦儿直播时的“丑照”发到群里,一起乐呵乐呵。

2017年,薇娅准备把公司从广州迁往杭州,琦儿也跟着两地跑。她们经常拖着几大箱衣服样品,一大早坐飞机从广州赶往杭州,中午才到酒店,晚上就要开直播。

简直跟打仗一样。琦儿到现在都记得,几个小时内,她必须要要熨烫完整整两大箱、几百件衣服。

酒店里没有衣架,衣服在床上铺成了小山,要开播了都还没熨完。没办法,只好开启“接力赛”——薇娅这边在口播,她就在厕所熨衣服,薇娅准备换衣服,琦儿就赶紧从厕所跑出来,接两句嘴儿,等薇娅换完衣服回来,她再到厕所接着熨。

就这么,撑完了整场直播。

回忆过去的“艰苦岁月”,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琦儿忍不住笑着摇摇头:天哪,我当时是怎么做到的。

累是真累。每逢双11期间,必定是马拉松式的连续直播,一播就是十几个小时,琦儿说,把润喉糖当饭吃。

2019年3月韩国专场直播,整个团队一下飞机就开始连轴转,琦儿两天只睡了40分钟,还赶上例假,“很痛苦”,都累得迷糊了。一接近薇娅的业内人士描述,当时薇娅的房间外站了60多个品牌的老板,都在等着被召唤进直播间。

有一年双11期间,薇娅连轴转,每天直播十多个小时,播到后面嗓子都哑了。为了让薇娅能歇会儿,琦儿一反常态,叭叭说个不停,有粉丝在评论里“开骂”,说一个助播怎么这么吵。琦儿看到了但不为所动:“(这个时候)我要保护薇娅,我得站出来。”

但兴奋也是真兴奋,两眼放光那种。琦儿说,有时累到不行,但回头看看“姐”(薇娅),依旧神采奕奕、干劲十足,顿时就能恢复,跟“打了鸡血一样”。

“海哥都不能取代我”

琦儿说,现在她最大的梦想,是希望能多些时间陪陪家乡的爸爸妈妈——因为工作太忙,跟父母一年只能见一次,有时还是从出差的行程里挤出时间,凌晨“闪现”老家。

不上播的时间,琦儿跟其他20多岁的女生一样,逛街、追综艺、追星。

琦儿爱唱歌也会唱歌,无论直播间外、出差酒店、公司走廊、家里卧室,随时随地都能来一首。在音乐里,她能脱离繁忙的工作,短暂地喘息。

她是一枚老资格的“海浪”,这是黄子韬粉丝的昵称。6月份,黄子韬空降薇娅直播间,琦儿上演了一出现实版的追星成功,至今回想起那一幕,她都激动不已。

琦儿追星成功

琦儿的人生剧本没有大起大伏——一个自小被家庭保护得很好的小镇女孩,受儿时偶像的鼓舞,冲到大城市打拼,在短短几年间,一步步接近自己的梦想。

“做好当下。”她说,自己很少为未来焦虑,也不怎么计较收入和得失。

“人们只知薇娅不知琦儿,助播只是配角,你甘心吗?”记者问琦儿。

琦儿说,不在乎,“一部电影里就是要有主角和配角才好看,我做最佳女配角不行吗。”她说,父母也为她的工作骄傲,名创优品的店里都在播她和薇娅的视频,朋友们都会拍下来发给她爸妈,大家都觉得,挺好的。

“以后会考虑单飞吗?”记者再问。此前,李佳琦的小助理退居幕后,成了“付总”,为助播画出了一条令人艳羡的退出路径。

“不会。”琦儿很笃定。“能跟着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是非常幸福和幸运的事情。”她说,也许有一天薇娅不再直播了她会考虑,但只要薇娅直播一天,她就要做她的助播。“我还没想过自己去另外拓展一些陌生的东西。”

她依旧把自己定义为“学习者”,薇娅是她的榜样,她还能从薇娅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如何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是她现在努力探索和学习的。“越来越多人都开始知道电商直播,了解电商直播。所以对于我们的专业度的要求会越来越严苛。”

最后一个问题是:“你害怕被取代吗?”

“我觉得不怕。”她有些迟疑,仔细想了想,末了笑着补充一句:“这么说吧,连海锋哥(指董海锋)都不能取代我。”

追着薇娅跑

2017年,薇娅在没有任何资源位的情况下,单场销售超过6000万;2018年全年,售卖商品总额27亿;2019年天猫双11期间,引导成交额突破30亿,超过上一年全年……

在很多人眼中,这些数字拼成了“淘宝第一主播”薇娅的战甲,但登顶路上的阶石是怎样一块块铺上去的,只有薇娅和她的团队最清楚。

谦寻上下有个共识:薇娅的团队在追着薇娅跑,公司在追着薇娅的团队跑。

董海锋最近参加了一档主播选秀节目《我们签约吧》,节目中,一名快手主播说,自己曾为了博得排位赛第一名,有一次直播了12小时零1分钟,一口饭都没吃,下播后整个人都瘫掉了。

听到这里,董海锋的眼圈红了。当年薇娅也是靠着每月的淘宝直播排位赛一步步奠定自己第一主播的位置。从这名快手主播的身上,他看到了薇娅的影子。

谦寻董事长董海锋

“她有一颗不服输的心。”董海锋说,“我也很痛苦,这个成功对我们真的那么重要吗?其实并不是。在这每一次,每一个阶段,每一次走来,薇娅变得无比坚强。所以一个人的成功,一定要自己逼自己。”

薇娅对琦儿说得最多的是,直播是根本,不能丢。董海峰也说,薇娅的一切“出圈”行为,都是为了直播带来更多流量。

一个月前,薇娅参加综艺《跨界歌王》的声乐排练。她结束6个小时的直播,跟团队匆匆赶到彩排现场时,已经接近凌晨三点。

因为平常直播说太多,在排练时,薇娅的嗓子很难发挥出以往的状态。抢拍、破音,镜头扫过台下的音乐老师,面有难色。

看到拿着话筒站在台上的薇娅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旁的琦儿没忍住,辩解了一句:“薇娅真的压力太大了。”

听到琦儿的话,薇娅情绪绷不住了。“我很怕我唱不好,但又不想让大家失望……我自己也会失望。”她捂住脸,眼泪滚了出来。

“姐精神上很想唱好,但她的嗓子不允许。”琦儿后来回忆说。

琦儿也哭了,但不是因为薇娅这一瞬间的失态,而是当薇娅很快平静了下来,对指导老师说了一句:“我还可以。”她站起来,下意识点点头,似乎在给自己肯定。

音乐前奏起,均匀、浑厚、低沉。琦儿抬着泪眼看着薇娅,像看到一个经过大仗的战士,疲惫至极,撑着剑支起身子,昂起了头。

 

本文转载自天下网商(ID:iwangshang),作者网商君,已获授权,版权归天下网商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9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