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明星公司有多难?干什么都不如卖面膜

2019年新增公司仅56家,张庭一人占了3成。

大闪电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2019年12月31日

12月23日晚间,冯小刚和黄轩罕见亮相直播间,为上映不久的新片《只有芸知道》卖力宣传。期间更是大打亲民牌,大方向观众秀自己138元的靴子。

大方展示鞋子的冯小刚。 来源:视频截图

以往怼天怼地的 “小钢炮”在突然变得如此接地气,令许多网友有些不太适应。 原因并非只有新片票房表现不佳这么简单——连续两年对赌协议完成无望,让冯小刚面临再次向华谊支付巨额补偿款的后果。如今与华谊深度捆绑的冯小刚,拍片更像是商业动作,身份也更接近于商人,连他自己都曾说自己拍电影“就是想为华谊挣点钱”。 2019年生意难做的明星并非冯小刚独一个,另一位投资“老炮”赵薇的系列证券虚假陈述案也在2019年连连败诉;2019年,韩寒的“很高兴遇见你”武汉店因卫生问题被强制关停,赵忠祥开在南京的面馆也在开张一年后悄然关闭;黄晓明也在2019年6月退出了投资3年的奶茶品牌沏沏堂的股东序列…  

2019年,明星投资开店变得更难了吗?

2019年新增公司仅56家,张庭一人占了3成

活跃在娱乐圈的800多位明星中, 有336人拥有自己的公司。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新增的明星公司仅有56家,这个数字相比去年的136家缩水了大半,只有新增企业最多的 2016年(334家)的六分之一。

注册资本上看,2019年新增明星公司的注册资本总量仅有11亿,是继2014年以来的新低。

从性别角度看,男女明星创业的热情相当,分别是191位和144位。但从公司数量上,男明星以1143家的总量,超出女明星公司数量(744家)近一倍。从整个榜单来看, 跨界商业的男明星以60、70后的实力派为主, 一个羽泉组合就拥有96家公司,两人分去总量的近一成。黄晓明以60家公司排名第一, 胡海泉、任泉位列第二、三位。2019年情场失意商场得意的李晨, 以23家公司的成绩排名男明星No.6,比姚明旗下的公司还多一家。跨界商业的女明星整体则更为年轻,手握10多家公司的80后毫不稀奇。主持人成为最吸金的身份,李静、杨澜、金星均榜上有名。2018年纳税21亿的张庭2019年新开了17家公司, 占了全年新增公司总数的1/3,这让她名下的公司总数超过了任泉,排名总榜No.3,女明星榜No.1。

 

僧多粥少的2019年,明星工作室集体哑火

资本市场有很多玩法,但明星公司大致可分为明星工作室、成立实体店和投资三种模式,门槛从低到高,玩法难度也从易到难。

天眼查数据显示,在1887家明星公司里,明星的个人工作室占了533家,占比约1/4。明星个人工作室名义上是“个人独资公司”, 实际上是为了更好避税。据了解,规模较大的影视公司一般都会选择与明星工作室或者明星的经纪公司签约,因为工作室的税点非常低,双方都能得到实惠。根据“镜像娱乐”的报道,国内艺人经纪模式比较复杂,按照艺人话语权从弱到强依次为“保姆式”、“分叉工作式”、“家族式”、“多元经纪”、“个人工作室”、“股份绑定”。有了个人话语权和税收优惠,再加上“霍尔果斯”这样注册地提供的各种政策倾斜,成立工作室对明星的吸引力可想而知。

在来势汹汹的影视“寒流”之下,我们发现2019年新增的明星工作室只有1家,相比较2018年(84家)几乎是断崖式下跌。 僧多粥少的行业现状,让明星工作室也成了鸡肋。

实体行业也不好做, 前几年火爆的明星餐厅已经连续两年遇冷,2019年新增明星餐饮公司为零。

投资方面,从事商务服务业的新增公司数量已经连续两年超过了文化艺术业及广播电视业,在有记录以来的总量上,商务服务业的明星公司数量(548)也已经分别超过了文化艺术业(438),和广播电视业(266)的公司数量。

 

所谓商务服务业是指企业管理组织、市场管理组织、市场中介组织所从事的经营性事务活动。不过在中国语境下,商务服务业多指小商务,包括租赁业、企业管理服务、法律服务、广告、知识产权、市场管理等十个方面。 从公司名称来看,从事该行业的公司也多带了“投资”“咨询”“管理”等字眼, 即使是明星的个人工作室, 经营内容也往往涵盖了文化领域方面的开发、营销策划和投资管理等方面。

投资越来越偏离“主业”,可看作是明星们在影视行业不景气的环境下规避风险的措施之一。

譬如,2019年新增的明星科技服务公司一共就有14家,相比2018年(4家)有很大的增幅。

明星店缩水的背后:甩手掌柜越来越不好做了

明星开店的传统由来已久,早期,尤其是在粉丝经济爆发前明星开店很多是自娱自乐,走的也都是隐姓埋名的文艺路线。

导演叶京当年开在西四环的川菜餐厅天府酒家应该是明星餐厅的鼻祖;王朔与他的一群朋友在三里屯开过一家酒吧,江湖称之为“王吧”,几乎成为当时北京文化圈的沙龙,往来无白丁,最后也悄然落幕。李亚鹏召集一帮圈内圈外的哥们儿,三里屯泰悦豪庭开过一家名为“夜色”的酒吧,主打的招牌是“和陌生人说话”。 个人烙印重,难以复制是当年明星店的标签,盈利什么的,庸俗。

 

“京圈”文人王朔、冯小刚和叶京

2010年互联网思维开始流行,再到后来粉丝经济的崛起,投资少,门槛低的餐饮业逐渐成为了明星走向商业实业的途径。明星开店不再低调,很多在店名中绑定自己的名字,因为这是最直观的广告效应。据统计,明星开店,61.7%都是餐饮行业。

 

来源:RET睿意德中国商业地产研究中心

餐饮业虽然门槛低但竞争激烈,需要日常的维护运营。看似门槛低的餐饮业更讲究一个“勤”字,很多老板是从早到晚都在盯店,一年到头都在巡店。 即便如此,很多餐厅还是往往因为一个漏洞就导致不盈利甚至关店。2018年3月“很高兴遇见你”武汉店被爆出鼠患成灾,同年12月黄磊和孟非合开的火锅店“黄粱一孟”宣布闭店…管理不善、卫生条件差、菜品性价比低、服务差成了明星餐厅的标签。明星餐厅倒闭潮从2018年持续至今。明星餐厅辉煌不再,从本榜单中也可见一斑。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条赛道中没有成功例子。

把上上谦做出圈的薛之谦,也曾亲身监督前厅后厨,付出了不少心血;开出了14家直营店的“热辣壹号”, 除了在服务品质、菜品口味下功夫外,还推出电影主题风格的餐厅吸引消费者,其合伙人之一的任泉早已经退隐娱乐圈, 专心做投资和餐饮,演艺反倒成了副业。

明星餐厅并非注定短命,只是“两手抓两手都硬”没那么容易。

 2019年是明星公司“祛魅”的一年,经济大环境起伏之下,资本市场中的明星光环正在加速失效,明星的商业眼光和投资能力正接受更严苛的考验, 2020年,明星在商业领域上恐怕只会更加小心翼翼而已。

 

编辑:董芷菲

本文数据支持:天眼查

头图来源:《创业时代》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