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占比超过80%,1.4亿垂钓爱好者撑起朝阳市场

从爱好者规模到整个产业规模,垂钓运动的大繁荣引人关注。

刘勇巨潮WAVE2022年6月23日

浮生多变化,外事有盈虚。

今来伴江叟,沙头坐钓鱼。

垂钓,与其说是一项运动,更不如说是种人生态度的选择。改革开放以来,人们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解决生存问题、忙于功名利禄,能有闲暇拿起钓竿的只是少数。

然而当时间进入到2022年、更多人开始乐在垂钓之中时。一个关于社会变迁和人们生活追求变化的隐喻,便悄然出现了。

如今的中国,不管是城市的景观水道,郊外的沟汊洼塘,无论白天黑夜,节日假期,还是平日晨昏,总有老中青全副武装在岸边架起一排排钓竿,废寝忘食。

当今中国约有1.4亿垂钓爱好者,其中八成以上为男性。甚至,至今它仍在不断吸引更多舍得“剁手”的年轻(男)人加入。

垂钓,这个人类最原始的生产活动之一,如何在2022年成了他们的精神选择?这看似是个谜,但也有着深刻的现实归因。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所享受的,不仅是鱼。

火爆的朝阳产业

庞大的爱好者群体,支撑了中国休闲钓鱼产业的迅速壮大。

北京南城,一条小河穿城而过。

此处景象并非全国独有。作为一项娱乐休闲运动,各城各市、各年龄段、各收入阶层人群乐此不疲,乃至于挑灯夜战,夜不归宿,闹到家庭矛盾的程度。

谷雨数据调查称,钓鱼在中年男性运动偏好Top10排行榜上高居榜首,而中国渔业协会的不完全统计披露,中国拥有的垂钓人群大约为1.4亿,也就是每10个人中就有一名垂钓爱好者,其中男性占比超过80%。

新冠疫情对中国休闲垂钓造成不少冲击。在各地严密的疫情防控政策下,许多年轻的垂钓爱好者不得不将战场转移到“线上”,触发了全民围观“云垂钓”的景象。报道称,2020年抖音、快手等涌现出众多垂钓类作品,其中抖音当年数据报告显示,全年钓鱼类视频获赞数量超过8亿次,相关话题播放量达到700亿次。

这其中,2019年10月才发布第一条作品的邓刚凭借其”黑坑盘老板“系列短视频,在短短时间里狂揽千万粉丝,创造了短视频账号的涨粉纪录。

庞大的爱好者群体,支撑了中国休闲钓鱼产业的迅速壮大。一方面,人们引入了更有新意的路亚(一种以诱饵吸引鱼群的钓法)、飞钓等玩法,用户随之扩容;另一方面,中国休闲垂钓产业的规模也在快速成长,2011年至2019年,中国休闲垂钓产业产值每年以两位数的平均速度增长,到2019年已经高达943.18亿元人民币。

2021年天猫618期间,垂钓用品单日购买量超过30万,年轻人群占比大幅提升。出手阔绰的年轻人不断加入,休闲渔业开始被认为是蓬勃发展的朝阳产业。

受相关需求信号刺激,如今中国渔具生产企业已经超过40万家,每年仍以数以万计的规模增长,主要涉及钓具(鱼竿、钓线等)、钓饵等。

根据华经产业研究院数据,中国钓具生产已经占据全球八成以上市场。相关的钓具生产企业数量众多,多集中在山东、浙江,但品牌价值集中度远远不够,市场认知度普遍较低,竞争激烈。相对来说,目前山东威海的GW光威钓竿被认为是性价比极高,而湖北LOONVA龙王恨则在鱼饵上用力最多,此外FishingKing钓鱼王、HUA化氏也独树一帜。

垂钓周边类的企业已经有投融资案例出现。如学习交流、咨询服务类网站“钓鱼之家”在2021年进行了Pre-A轮融资,颇有知名度的《四海钓鱼》频道,其运营商“去钓鱼”也曾在2017年完成过千万级的A轮融资。

从爱好者规模到整个产业规模,垂钓运动的大繁荣引人关注。尤其是当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在入坑,如果还在产业层面就事论事,就难以窥见其中的一些深层次原因。

谁在钓鱼?

钓鱼竿成了他们的武器,去抗争一个自己赢不了的世界。

垂钓存在的意义曾经是村夫谋食,但我们早就不将其视为生存手段,而是视为一种轻松的运动;它曾是士大夫寄情山水的一种象征,但时代的进步,让每个有闲的普通人都可以享受到其中的乐趣。

而中年人如果想要有闲,通常情况下有两种情况:要么事业有成财富殷实,要么是在命运的漩涡中放弃挣扎,选择超脱世外。

也就是说,对于出现在钓鱼大军中的中年男人来说,是否有钱不是那么的重要,相比之下,敢于抛下事业和家庭,养成一种淡泊名利、无欲无求的心态更加重要。

相较而言,年轻人加入垂钓的队伍,与中年人相比有许多的不同。

2018年11月,易烊千玺在自己的成人礼上收到好朋友王俊凯送的生日礼物——钓鱼竿。当时,王俊凯上台解释说,千玺平时生活很无聊,没事砍砍树,钓钓鱼,他不能拿砍刀上来,于是就送鱼竿了。

这一解释在当时引起粉丝调侃。但随后,易烊千玺确实在参加节目中展示了垂钓爱好者的一面。

不独易烊千玺。2021年,东京奥运会举重冠军、00后的石智勇曾公开为垂钓站台,大赞钓鱼比举重更有意思,当时邓刚同步喊话石智勇,一时成为热门话题。

除了身为娱乐明星和体育健将,两位00后在生活中当然也是一个普通人。之所以喜欢上垂钓,必然与其他年轻人有着相近的原因。

根据统计,中国24岁以下年轻人垂钓爱好者占比达到了24%,而且呈现越来越年轻化的迹象,甚至有18岁以下“入坑”的情况。

对于年轻人来说,他们还没有经历过人生的起伏变化,本没有享受云淡风轻的“心理基础”,但是他们与中年人一样,都会对现实环境做出行动反馈,寻求心理上的自我保护和慰藉满足。

年轻人“佛系”与拿起钓鱼竿之间,难以避免地形成了某种充满必然性的联系。有更多涉世未深的Z世代,选择放弃那种曾经被推崇的拼搏精神,转而以佛系给刚开始的人生定调。

钓鱼竿成了他们的武器,去抗争一个自己赢不了的世界。

当然,这不是他们的错。

当人们逃离竞争压力

看似是年轻人要做的一道选择题,实际上是横在所有社会人面前的大问题。
“年轻人不要太努力。”

问题的肇始显然在于近几年的职场环境。但加班文化的盛行,也有它本身的逻辑。

在经历四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后,中国不得不面临一个新的社会现实,即增长乏力,中国经济增速一路从两位数滑落到“5开头”,以往被经济高增长所掩盖的经济问题逐步显现,其中最核心的表象之一就是过度竞争。

此背景之下,卷入其中的人们必须做出选择:

要么,陪所有人一起把这个竞争的游戏玩下去:对外与同行(包括潜在的同行)竞争,对内与同事(包括潜在的同事)竞争,以获得在一个产业中的立足之地;

要么,选择从竞争中抽身出来,起码是阶段性地抽身出来,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分给生活,在头脑上放空,在时间精力的分配上更倾向于生活。

这看似是年轻人要做的一道选择题,实际上是横在所有社会人面前的大问题。

敢于选择后者的人毕竟是少数。学习、就业、住房、教育、养老等等现实的大山一座比一座重,导致普遍的社会焦虑和负面情绪积累。即便是最终选择竞争游戏的人们,也需要偶尔超脱于世间,才能确保心理的健康。相比剧烈而反人性的运动健身、需要耗脑的阅读、打游戏等,钓鱼的门槛更低,放空效果更好。

新冠疫情则从另一个角度迫使人们思考人生,导致了部分人“求竞争而不得”。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承认,5月份16岁至24岁年轻人失业率达18.4%,比上月又升高了0.2个百分点。这已经远超正常可承受的范围。如今,1076万高校毕业生即将进入职场,他们在争夺有限职位的同时,也会对部分老职场人进行“新老换血”。

在疫情和失业风险的双重折磨下,人们的心理健康情况极为脆弱。从全球视角看,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仅在2020年,全球抑郁和焦虑患者就增加了25%。只有2%的国家卫生经费和不到1%的国际卫生援助用于精神健康领域。

联系到中国火爆的垂钓市场,这意味着有相当多的人把钓鱼作为一种“心理健康建设”,即便是每周一次或两次坐在河边或塘边放空,也颇为重要,甚至成了刚需。

垂钓作为一种休闲运动的形式,与其他活动最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的“不活动”和“杀时间”,小钓怡情自乐,大钓避世超脱。

改变世界成了奢望的时代,通过激烈竞争与之对抗,早已成了高难度动作。相比事业上的成功,人们更需要心灵上的出口。垂钓隐喻了一种“自给自足”的自我和解、自我保护,也隐喻了一种不算积极但却足够豁达的人生态度:

只要我有鱼竿,我就有能力离开这个令人疲于奔命的社会,离群索居,享受安宁。

 

本文转载自巨潮WAVE(ID:WAVE-BIZ),已获授权,版权归巨潮WAVE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CBNData行业社群会员免费招募啦!
人脉拓展  资源对接 情报分享 影响力打造 多重福利  ……
扫码添加客服,加入精英社群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