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庭夫妇6亿资金被冻结,揭秘“微商帝国”背后的真相

张庭和林瑞阳的“发家史”,究竟是“演而优则商”的励志神话,还是一场借名气割韭菜的骗局?

杨越欣天下网商2021年12月30日
退出张庭夫妇创办的“TST庭秘密”代理一年后,小花(化名)删掉了曾经与林瑞阳的合影。但家里仍然堆积着价值几万元的TST商品,提醒她曾经跟着林大哥和庭姐“致富”的日子。那时身边不少人劝阻,但小花充耳不闻,“大哥和庭姐那么大的明星,怎么可能是传销。”

不久后,小花们的疑虑或许将彻底被解开。

就在今日(12月29日)上午,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媒体证实,该局已在2021年6月5日对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TST”)涉嫌传销立案调查,目前案件已进入财务审计阶段,分两次冻结涉案资金6亿元(包括达尔威公司3亿元和某代理团队3亿元)。调查结果预计1-2个月内出炉。

而此前,该局对“李旭反传防骗团队”查证函的回复透露,TST还存在“利用金融机构转移或隐匿涉传资金”的行为。

消息一出,舆论一片哗然。TST庭秘密官微于今日凌晨回应称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但《天下网商》发现,TST庭秘密的官方APP、微信招商等渠道已无法正常使用。

作为知名演员,张庭曾出演的《穿越时空的爱恋》《夜光神杯》等电视剧,堪称一代人的集体回忆。而她的丈夫林瑞阳,靠出演琼瑶电视剧《一帘幽梦》被誉为“台湾第一小生”。

在淡出娱乐圈多年后,两人又摇身一变,靠做微商、直播带货再次回到公众视线中。这一次,他们是手握几百亿财富的成功人士。2019年初,两人创办的TST以纳税21亿元出现在上海青浦区公布的2018年纳税百强企业名单榜首,一时风头无两。

从“酒窝第一美女”到“微商女王”“抖音带货一姐”,再到如今涉嫌传销被立案调查,张庭和林瑞阳的“发家史”,究竟是“演而优则商”的励志神话,还是一场借名气割韭菜的骗局?

“和庭姐合影得有业绩”

5年前,石家庄的小花第一次从朋友那里听说TST庭秘密的“造富神话”。

TST庭秘密全称为TIN'SECRET,是张庭林瑞阳夫妇在2013年成立的品牌,以护肤化妆品类为主,主要通过线上商城“庭秘密APP”和线下实体店的O2O方式进行销售。

小花朋友告诉她,自己做TST庭秘密代理一个月可以挣2万多,这让月收入只有4千的小花十分羡慕。“一开始我说自己没有那个能力,他说群里有人会发现成的素材,复制粘贴就行了。”

TST庭秘密官网介绍,其代理模式的创新之处在于“零投资、零囤货、零风险”。但等真到了开卡的时候,小花才发现需要先在庭秘密APP购买2500元商品。之后需要不断发展下线以获得返点奖励,以此收回成本。

TST庭秘密代理蓝卡等级。  图片来源:李旭反传诈骗团队

“他们管这叫生儿子,儿子生孙子,子子孙孙买东西我都能挣钱。”

获得更高收益的方法也很简单,就是购买更多商品,发展更多下线,“这个叫冲业绩”,小花解释说。看着手里积压的商品,再看看代理群里其他人称月入几十甚至上百万元,小花按捺不住虚荣心,不断向里投钱,到处找人办卡卖货。

除了买产品和发展下线,小花还经常参加TST组织的演唱会等活动。但获得资格不止要买一万多元的商品,还要自行承担住宿等费用。而活动现场最重要的环节,除了上面的代理商分享致富经历,就是动员大家购买更多商品。

即便如此,小花每年还是很踊跃。“可以见到大哥和庭姐,和林大哥合影很容易,排队就行,但是和庭姐合影得有业绩。”

TST的代理商们

小花告诉《天下网商》,在朋友圈晒出与张庭夫妇的合影是很有面子的事情,也能吸引更多人成为自己的下线。

代理因“薅羊毛”涉嫌诈骗

据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应,该局接到了多起群众举报。小花就是举报的一员,她从网上找到李旭的反传销团队,希望自己的经历可以帮助更多人不再“上当”。

不少迹象,让小花逐渐开始警醒,并最终决定退出。

一个是,有朋友在网上找到TST庭秘密向代理销售的同款产品,所谓上百元的面膜,实际生产成本只有几元,而平台所售几乎都是代工厂的贴牌商品,价格高出市场许多。不少代理商与小花一样,花高价大量囤货,最终只能在二手平台以极低价格转手贱卖。

另外,小花称,张庭开始直播卖货后,因为单价较高,TST为鼓励代理帮忙刷数据,提供了大量隐秘的代金券,事后却无法正常使用。甚至公司有两名代理商因利用APP漏洞“刷单”,以诈骗罪被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气愤的小花从网上找到李旭的反传销团队,希望自己的经历可以帮助更多人不再“上当”。

李旭告诉《天下网商》,今年7月以前,不少TST代理商找到他们举报。了解情况后,李旭反传防骗团队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题为《“TST庭秘密”因涉传被冻结资金3个亿,明星光环下的微商问题重重》的文章。

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属于传销行为。

而李旭团队曾在文章中介绍,很多TST代理都和小花一样,不断砸钱囤货,拉人头发展下线。只要拉够100人,业绩连续三月满10万元,就可以成立公司,成为“董事长”,之后也能从“子子孙孙(即下线和下线的下线)”的业绩中获得返点。事实上,让代理成立公司,也是TST规避法律风险和缴税的手段之一。

演员转型首代微商,众明星助阵营销

今年已经51岁的张庭,从小出身贫困家庭,和一家6口蜗居在不足十平方米的小屋,很早开始打工挣钱。19岁时,张庭在路上被星探看中拍摄广告,从此走上演艺道路。

在上世纪90年代,张庭凭借《戏说乾隆》《绝代双骄》等多部电视剧走红台湾地区;同一时期,比张庭大10岁,日后成为其丈夫的林瑞阳,也在出演现象级琼瑶剧《一帘幽梦》后走上事业高峰,蝉联台湾电视最受欢迎男演员。

当人们对张庭的记忆还停留在电视剧里的“酒窝美女”时,2013年,张庭却与林瑞阳创立微商护肤品牌“TST庭秘密”,成为最早做微商的演员。

林瑞阳称,TST的产品是由他从法国带回的活菌种研制而成。为了给品牌造势,张庭充分利用自己在娱乐圈积累的人脉,邀请陶虹、林志玲等一众当红明星为其站台,在微博上亲测“活酵母”。

虽然产品推出以来,“烂脸”等差评声未从消失,但张庭夫妇始终无视质疑,继续以高调的姿态不遗余力进行宣传。

2019年,TST缴税21亿元的传闻,让张庭夫妇引起大量网络关注和讨论,成为众多希望暴富的微商津津乐道的励志榜样。张庭也多次炫耀其在上海黄浦江边1000多平方米,价值2亿元的豪宅,称自己家是“会迷路的空中花园”,巩固富豪人设。

但张庭和林瑞阳的野心远不止于此。2019年,TST又高调宣布计划在台湾上市。小花告诉《天下网商》,当时公司还表示会给代理赠送股份,被拉入“股东群”的代理被称为“庭种子”。但此后上市计划不了了之。

2020年6月,张庭又开始直播带货,最终5小时卖出2.56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1900万,订单量115.98万。

张庭直播首秀,吸引不少明星助阵

在直播前的预热视频中,张庭表示“我要让所有人吃得起、用得起全球最好的品牌。就凭我能谈下比对折更低的价格,就凭我小时候苦过、难过,我渴望所有人都能拥有。”

但小花说,“其实都是做的数据,让代理们去刷流量。”据第三方数据平台“小葫芦”监测显示,张庭今年7月4号的直播中,一款面膜观众购买率达到了130.4%,存在刷单造假的嫌疑,被系统外显提示为“数据异常,本商品可能被直播间观众批量购买。”

天眼查显示,目前张庭(张淑琴)相关公司有90家,其中77家由其任法定代表人;林瑞阳(林吉荣)则关联69家公司。

就在今年9月,9家由张庭(张淑琴)担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企业注销;11月,陶虹退出与张庭林瑞阳夫妇的合伙公司——上海淘不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股东行列,引发不少关于两人关系产生嫌隙的猜测。

监管部门的调查仍在继续,此间,TST产品质量问题不断、拖欠供应商货款、公司曾多次被处罚的“黑历史”陆续被媒体扒出。张庭夫妇的“财富帝国”摇摇欲坠。

 

本文转载自天下网商(ID:txws_txws),已获授权,版权归天下网商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