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店同比增长356%,年轻人又创造了一个新风口

好看永远是刚需。

姜雪芬卖家2021年12月7日

 

杭州00后上班族姑娘小桃,最近迷上了自拍馆,周末在里面一待一下午,拍了一堆照片,风格各异,过足了暗黑系、性感风、辣妹装、天使风的瘾。

以往周末,她的娱乐活动多是剧本杀、密室逃脱等“相对刺激、有社交属性的项目,需要攒局约人,还动脑子、费体力”,但现在,她爱上了自拍馆里的安静、轻松:买份套餐,换好几套衣服,想待的话能拍一天。拍完可以取纸质照片,也能收到电子版。

然后,她把在自拍馆里拍的美照发到朋友圈,配文:花了100多元,能拍一两个小时,想换多少套服装就换多少套,质感不输写真影楼!自拍馆绝绝子,不用摄影师,我也能出“大片”。

自拍馆,会成为继剧本杀后,又一个线下风口吗?

拍照是刚需

小桃从小喜欢拍照,家里放着好几套写真。

上世纪80年代,人们结婚时,拍婚纱照得去照相馆。她妈说,当年拍了一套花了40.5元,比当时一个月的工资都高。

20年前,她姐读高中时,流行大头贴,经常揣着10块钱,到大头贴机器前一站,选模板、背景、涂鸦,嘟嘴、歪头、甩刘海一气呵成,按下机器瞬间拍好一版6寸、共计10 张的照片,但也常“可惜只能照到个大脑袋”。

拍照是个刚需,虽然拍照的“货、场”一直在变,但是爱拍照的人从来不缺。

小桃去的自拍馆位于杭州市区,商业楼里,面积有100多平方米,分上下两层,有10多个敞开式的拍照房间,里面有天使、二次元、复古、异域公主、精灵仙女、千禧辣妹等场景。换装区挂着整整三排衣服、首饰,摄影棚里有三脚架和补光灯,化妆间里,化妆师正给顾客化妆。

在这里拍照不需要专门的摄影师,顾客化完妆换好服装,进入场景房,可以无拘无束地摆动作,自己操作遥控器完成拍照,更具私密性。

自拍馆老板说,这阵子,来店里的年轻人不少。有人因为过生日要拍照留念,有的聚餐遇到排长队,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进来瞧瞧,还有的从短视频平台上发现“最近自拍馆的风很大”,慕名前来打卡。

除了场景丰富、空间私密等词,“性价比”也是常被顾客提起的字眼。他表示,和20年前流行的十元一套的大头贴不同,自拍馆出来的照片更有质感;跟影楼、写真馆上千元的费用相比,自拍馆拍照根据人数而定,有单人、双人、多人等70~300多元的套餐,且不限时间、服装套数,价格显然更实惠。

小红书上,跟自拍馆相关的种草笔记超过了22万条。在大众点评、各大短视频平台上,关于“自拍馆”的种草笔记和广告也多了起来。

自拍馆似乎成了人们口中“收割年轻人的财富密码”。

“牛人俩月回本”

自拍馆创业门槛低是很多从业者的共识。

云南大理人小马,从买设备到开店,用了不到一个月。3年前,她从大头贴生意转型自拍馆,从网店买了49800元的套餐,里面包含虚拟背景,将两层100多平方米的房间稍微布置了一下就开业。

卖给小马设备的供应商声称:“会做生意的人,两个月就能回本。牛的人,一年赚六七十万!纯利润。普通人一般6~8个月回本。”

小马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门店位于县城主街道的背面,一年租金7万元;整个县城有13万人,消费力不比大城市,所以定价也略低,按80元/小时,3块钱/洗一张照片的价格收费,赠送全部电子版照片,提供免费化妆服务。

当时全县就这一家店,不到一年,她的生意就回本了。

南京一家去年开业的自拍馆,地址在大学城旁边,一个月租金5000多元。当时周边已经有好几家自拍馆店,但是老板相信离学校近有优势,买了自拍设备,又在近百平米的房子里,花两万多元搭建了10多个实体场景。

自拍馆一小时收费100多元,不限换装次数,受到不少学生喜欢。虽然生意多多少少会受疫情影响,但多时店里一天有10来个顾客,今年生意已经回本。

去年,江西鹰潭人小真辞去了微商工作,把自拍馆开到了巷子里,租金便宜,一年3万元。她把80多平方米的工作室分为四个摄影棚,买设备道具花了两三万元,一年在营销上花费1500多元,通过社交渠道等进行宣传,吸引了周边的学生群体。

她算了算,除去成本,现在自拍馆已经开始赚钱了。

变成风口

这几家自拍馆背后,有着同一个供应商林静,他在淘宝上卖了十年自拍馆的设备,今年突然撞上了风口。

“肯定赚钱!第一个客户的店,十年了,到现在都还开着。我敢肯定,亏钱的话他肯定不做。”林静斩钉截铁说道。

2000年,自拍馆已在欧美流行,成了年轻人青睐的摄影方式。海外自拍风靡之时,在影楼行业混了13年的他,正蜗在工作室叹息。

数码时代,手机拍照日益智能,传统影楼举步维艰。“遇到孕妇拍写真、情侣拍较亲密照片时,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在一旁指导他们摆拍的动作,顾客老放不开。”顾客一尴尬,摄影师也尴尬。

了解到自拍馆后,他招了懂摄影也懂软件的人,花两年时间,开发出了一套自拍软件系统,后在南京开了门店。

影楼老板慕名而来,连夜驱车上百公里找到他,踌躇满志道:“我要跟着你干,咱们签约,我开加盟店。”

“那时连公司都还没注册,但软件是现成的”,他答应了下来。早前,只有一套很简单的自拍设备,成本两三万块,之后,他采购了中高端硬件设备,进行组装,推出2~6万元不等的套餐产品。

市场逐渐升温,自拍馆越开越多。早年间,他的客户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大城市。2019年下半年开始,他明显感受到,自拍馆热度起来了,网店咨询量大了,青海、西藏,甚至新加坡、美国的客户也来下单。

企查查数据更直观显示了这股开店热潮。2019年起,自拍馆企业注册量开始增加,2021年前三季度共注册415家,同比增长356%。目前,我国共有现存的自拍馆企业839家。

但在林静看来,自拍馆实际热度其实更高,经常有客户跑来咨询开新店,但他们没有放开卖。“区域保护,卖了设备还得考虑店家生意能否持续,我们在一定区域内只卖给一个客户。”

倒闭潮来了?

40多岁的林静,一路见证行业升温。10年来,他卖出去了5000多套设备,绝大多数都是赚钱的,整个行业发展得较为平稳。

波动出现在三个月前。那段时间,大量媒体报道自拍馆火了,定义它是年轻人的新宠,新店如雨后春笋冒出。

可风头急转直下。半个月前,人们又吆喝,自拍馆不行了,迎来了倒闭潮,近两成门店倒闭。

有人把店开在一线城市繁华商业区,100平米房子一月租金10多万,引流营销费用上万元。开业不久暑假一过,学生客流量锐减,熬不到盈利就关店停业了。

林静也遇到过不赚钱的。有人生了宝宝,没有精力打理生意,就荒废了。还有一次,客户俩人合伙,一时头脑发热买设备,设备才到了两天,俩人闹翻了不干了。“要把设备退给我。”

他建议店家转让门店。“我们不要设备。出售的产品都得有质保。要不以后别的客户会说,我给你一分钱不少,你凭什么给我二手产品。”

市场对自拍馆态度不一。人们分析,自拍馆无法解决复购难题,创业门槛低意味着没有竞争壁垒。

相比之下,资本更青睐写真影楼。成立于2003年的古装摄影公司盘子女人坊,2017年以来通过明星营销、购买影视剧IP等方式,迅速出圈,已获得四轮累计数亿元融资;海马体照相馆靠拍证件照,开启全国连锁经营模式。

自拍馆的想象空间不大。还有人断言,自拍馆生意会跟剧本杀、狼人杀等一样,都是一阵风,刮不了太久。

不是所有人都赚钱

林静很淡定,“这行肯定不是所有人都赚钱,一下子涌进这么多人,有些乱象不可避免。”

有同行拼不过软件、硬件质量,心思也不放在售后服务上,反而在二手平台上疯狂发帖,出售竞争对手产品,营造甩卖、品牌质量不好的印象。

所以行业被推上风口,他觉得既是好事也充满风险:大城市里,刚开业三个月的新店正在担心引流,除去房租、设备成本,还要找网红博主探店,推出特价优惠活动吸引高质量评价,都是成本。

县城的小马也在担忧,这两年生意不如前两年好做了。县城人都到外面打工,客流量少了。周末也就4、5个人,“但好在能维持,反正也没亏钱,”她说生意可以一直做下去。

“刮完这阵风,大家会冷静下来,最终还是比拼内力。”林静和团队出了 6万套拍摄的虚拟背景,150多套实体场景,存了两千多张实体场景素材,满足客户不断更新的需求,比如要有圣诞节专款、跨年团圆系列。

前阵子流行暗黑系,这两年刮起二次元风,他说得跟上潮流。

新人在涌入,倒闭的店也不在少数。

风起风落,大浪淘沙沉者为金,风卷残云胜者为王。

受访商家:影匠主题自拍馆、eachrun 换装拍照馆、Chill Pink 潮粉自拍馆 、沉鱼写真自拍馆、ME桃派形象换装馆、东门艺佳摄影馆等。除林静外,其余人物均为化名。文中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本文转载自卖家(ID:maijiakan),已获授权,版权归卖家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5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