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超10亿元,健身镜真是一条白金赛道吗?

科技,正在赋予一面镜子更多的可能性。

李彤炜投中网2021年10月13日

“太难抢了,根本挤不进去。”

一面镜子,除了能找出你的美丽,或者变身穿越时空的传送门,还能干什么?

科技,正在赋予一面镜子更多的可能性。

在某购物网站中,一块价值几千元的镜子下面有评论如斯:“讨厌被时间束缚的我,随时锻炼让自己爆汗,绝绝子”;“它帮我量身打造课程,把私教请回家的感觉真好。”

健身镜的火热在资本市场也一览无余。

以Fiture健身镜为例,其上一轮融资3亿美元,是全球运动健身领域最大规模B轮融资,更是吸引诸多机构进驻,包括红杉、腾讯、DST、Coatue、C资本、凯辉基金、黑蚁资本、CPE源峰、君联资本、全明星基金等。融资后Fiture的估值上涨到15亿美元。

一位投资人也告诉我,“太难抢了,根本挤不进去,有两家差点因为份额打起来。”

如今,市面上有Fiture、乐刻、咕咚、小乔体育、亿健、YUPP等数十个品牌的数十款产品,据天眼查数据,智能健身镜领域有10余家企业产生了超20起融资,融资金额从数百万到10亿人民币不等。有业内传言说,深圳现在有几十家公司在做健身镜。

就连科技公司也纷纷下场。近日,华为公布了一项有关运动健身的专利,又完成了健身品牌“为鉴”的商标注册,业内认为,首款搭载鸿蒙系统的华为智能健身镜将要来临了。除此之外,小米也完成了健身设备的商标注册,就连低调的百度也被曝光已经有智能健身镜相关技术的专利设备,而荣耀、oppo已推出相关产品。

谷歌与Facebook更是跑在前面,在Facebook宣布豪掷10亿进场后,谷歌说要斥资4亿美元打造新园区里对智能硬件的投入。科技公司奔赴前线并不意外,他们的资源与实力早已培养了敏锐的嗅觉,健身镜又处于智能家居这一庞大市场,巨头们自然不会放过。

健身镜受到资本热捧

一位优秀的女性芭蕾舞演员首创了健身镜Mirror。出于对自身需求的洞察,她于2018年在纽约推出以Mirror命名的健身镜,它主要打造以内容为主的“私家教练”,用户可在家观看健身课程、纠正动作,完成有氧运动、力量练习和瑜伽等各种锻炼。

至2018年2月,Mirror获得1300万美元A轮融资,投资者包括Lerer Hippeau Ventures、Spark Capital、BoxGroup、Brainchild holdings、First Round Capital等。2019年,Mirror的总收入达到1.5亿美元,至2019年末,获得的的外部投资总额有7480万美元。等到9月的时候,知名运动服饰和配件制造商Lululemon宣布以5亿美元收购Mirror。

紧接着,Mirror之后、TONAL、TEMPO等累计融资额达4亿多美金,成为了投融资市场的健身镜宠儿。

美国另一家家庭健身明星品牌Tomal正在寻求IPO,该公司融资总额已达4.5亿美元,亚马逊的Alexa是主要投资者,有不少明星、球员也参与投资。疫情期间,Tonal销量暴涨了800%。另一边,初创公司Tempo定位高端市场,今年4月获得了软银超1亿美元的投资。

作为Mirror在中国的对标者,Fiture于2019年3月创立后,紧接着就在8月拿到了红杉投的600万美元,此后的一年,腾讯、C资本、凯辉基金等投了6500万美元,刷新了全球健身行业中A轮融资的纪录。

C资本投资人施正炫认为,健身镜最大的卖点是内容。对于更多会销售到一二线城市有闲钱人手中这一说法,施正炫告诉笔者,Fiture在西藏、新疆都有销量,三四线城市更多。这也不难理解,三四线城市的私教水平未必比得过一二线城市的教练,而健身镜的出现更容易让他们触及到最优质的的教学,这也是他口中的“去中心化”。

至于健身镜的具体目标用户定位,有投资人为投中网分析,第一类是在家带娃的宝妈、没有大把时间放到健身房的打工族,有健身需求,却因为其他原因无法在某一时间到达某一空间。

第二类是长期的运动爱好者,无论在户外还是在家,他们的习惯性与自律性都达到了一定程度,健身镜可以帮助他们更便捷有效地使用自己的时间,满足健身欲望。

还有一部分自卑、社恐人士,出现在健身房这一人群聚集地,可能令他们感到不舒服。有一些女性在去健身房前总要准备一番,化妆是一个必备环节,这样也让她们把去健身房这个平常性举动变得仪式感增强,从而削弱了健身房的舒适性与随意性。对于这部分人群来说,健身镜容易创造一个更为私密安全与个性化的空间。

随着健身镜的发展,Fiture出现了它强调的一大重要功能——检测,即集成AI+深度集成摄像头。它的智能运动追踪系统通过AI人体动态传感器,让用户不需要穿戴什么,就可以被产品检测动作的准确度、完成度。

当然,也有媒体认为,健身镜在中美两国都达不到Peloton的高度,这里存在着健身镜的实用效果问题、疫情对它需求的冲击长度以及健身镜在美国市场与中国市场的不同等问题。

这一点笔者在国贸的Fiture线下体验店中也有体会。但它的纠偏水平达到何种程度还有待考证。有业内人士称,健身镜的设计并不能让它多角度识别、抓取运动者的精准动作,比如左右移动空间较大的动作。

宅经济产物

技术在重塑着我们的日常,我们不断更新迭代的需求也同样在倒逼着技术的发展。

疫情前,宅经济的主要对象似乎是z世代,但在疫情期间,它已不再属于一群特定对象,而是渗透到各个年龄阶段,逐步衍变为一种普及的生活方式。这当然是源于技术的成熟、供给端媒介与内容的丰富。想一想,技术不到位,“万物云化”如何诞生?

拿疫情期间宅健身这一点来说,电商平台数据显示,春节期间瑜伽垫等瑜伽装备订单量是去年的3.5倍,各类跑步机、折叠跑步机、划船机、健身班、瑜伽垫等成为热销产品,瑜伽垫成交额同比增长150%,2月至今自营瑜伽垫成交额同比增长近6倍。

“疫情反而将健身行业往前推了一大步”,一业内人士说。基于大数据、AI等技术对用户需求的体验、洞察,自疫情以来,各类健身器械、营养代餐、运动服饰、健康咨询等产品销量很好。

东边日出西边雨,另一边,线下健身似乎水深火热,甚至被传处于“一天倒一家”的囧境中。

海德格尔说,媒介之外,别无他物。这不就是宅经济的一句注脚吗?宅经济的主体扩大,源于媒介范围扩大所致的影响,除了宅健身,宅吃喝、宅养生、宅娱乐、宅海淘、云学习、云办公、云开市,一个赛过一个。

健身镜赢得腾讯、红杉、凯辉等投资天团的青睐不是没理由,一投资人告诉投中网,技术今天让这面镜子诞生了私密、专业与互动的空间,在家与其他健身爱好者互动,明天就可以帮助人们通往更丰富的场域,有可能是神秘的元宇宙,还有可能是外太空。

据《2021年大众健身行为与消费研究报告》显示,大众健身年平均总消费相比2020年提升35%,女性平均总消费更是高达6362元,增幅接近50%。89%的受访者认为健身智能化是必要的。

宅家智能健身这个新兴领域成为产业新风口,被业界认为是一条价值千亿元的白金赛道。

但有业内人士并不乐观,中国健身文化与美国存在很大不同,宅家健身的还只是一小撮人群,还有很大一批人——下沉市场、中老年等群体更偏向于户外跑步类运动;更有健身教练说,线下的真人互动、教学、检查、纠偏才能出实实在在的效果,这是难以替代的。不少人担心,基于人的惰性本性,健身镜是否会与那些年出手的跑步机、健身环一样,用上几天就被丢进角落落上死灰。

宅经济的市场到底有多大?健身镜的市场又有多大?资本市场的热捧可能并不是唯一答案。今年3月发布的《2020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健身人口渗透率为5.02%,同比增长3.19%。

故而,在我们探讨宅经济的时候,健身镜的眼光已不止局限于C端,B端也是重要场景,比如酒店、医院、学校等,据悉,Fiture正在探索酒店业务,为酒店或民宿消费者提供随时健身的场景。

新兴物种的诞生总要经历讨论、质疑,健身镜的前方是什么样的路还需继续跟踪观察。AI是否还会赋予更多物品不同的含义,也未可知。但没有人会质疑,技术驱动带来的影响力。

 

本文转载自投中网(ID:China-Venture),已获授权,版权归投中网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