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期特卖店不卖临期品,靠什么赚钱?

比起“卖临期”,临期店“清库存”的意味其实更大。

崔小野未来消费APP2021年8月23日

在1994年上映的《重庆森林》里,金城武扮演的警察小武爱上了女杀手阿May,有一天阿May突然消失,阿武决定每天都去便利店买一罐5月1号过期的凤梨罐头,并决定会等到5月1号那天,因为那天是他的生日。4月30日晚上阿武想买最后一罐罐头,店员说过期的东西没人要,人家要买也没新鲜的。阿武回答道:

“新鲜新鲜,什么新鲜啊?就是你这种人啦,喜新忘旧的。喂,弄一罐凤梨罐头要花多少心血你知道吗?又要种,又要摘,又要切,你说不要就不要啊?你有没有想过罐头的感受??”

然而时过境迁,越来越多的临期食品开始变得被大众所接受,食品上的日期开始变成一门好生意。根据头豹研究院报告,2020年中国临期休闲食品市场规模达到194亿人民币,2016-2020年中国临期食品市场规模年平均增速为4.8%,预计2021-2025年将加速增长。

用户在增长,新玩家也在不断涌现,甩甩卖、好特卖(HotMaxx)、好食期等临期食品平台均获得千亿级别融资。

但我们可能和金城武面临着一样的“烦恼”,在临期特卖店我们能找到一瓶明天过期的“凤梨罐头”吗?

临期特卖不临期

逛临期商店的你,应该也是带着买“临期”的预期去的,但你可能没有注意到,这里面的很多商品都不是临期品。

明明是临期特卖店,为何却卖的不是临期品?

首先来界定一下,什么是临期食品?根据原国家工商总局2012年的发文明确要求,食品经营者对即将过期的食品应向消费者作出醒目提示,即到了保质期临期界限的食品需要告知顾客并单独售卖,这也就为临期食品提供了一个界定范围——即将达到商品的保质期,但仍可以安全食用的食品。

在临期食品的判定上,国内暂时没有统一的标准,一般以北京市工商局向外界公布的“食品保质期临界”的6级标准作为界定临期食品的标准。

临期特卖店里到底有多少临期品?又临期到了什么程度?为了实地考察临期特卖店里的商品,36氪-未来消费来到位于三里屯SOHO的好特卖(HotMaxx)门店,这家店位于北京的核心商圈,人流密集,同时也是众多媒体、投资人和同行考察的目的地之一,足以作为本次考察的样本。

由于到店时间是工作日的下午,店里的客人并不算多,几名店员正在清点新到的商品,并犹豫将一些不够畅销的商品换下,以便替换新到的商品。

由于好特卖的商品结构大致为80%的休闲零食和20%的日用品,以休闲零食为主。因此我们选择了约31款商品,这些商品以食品为主,基本覆盖了好特卖在售卖的主要商品品类,并记录下食品包装上的生产日期和保质期,作为测算商品是否为临期的标准。

按照北京市临期食品的6级标准划分,在我们选择的31款商品中,仅有一款进口自土耳其的饼干符合这一标准。如果细看其他商品的生产日期,可以发现其中很大一部分商品从单一的食品安全角度来看,是毋庸置疑的“好商品”——除了牌子不够响亮,他们的生产日期大多集中在2021年的七月至八月。

(制图:36氪-未来消费)

也就是说,临期特卖店里售卖的商品,很多并非临期,而是一些没太多知名度的商品,比起“卖临期”,临期店“清库存”的意味其实更大。临期食品从业者胖丁告诉36氪-未来消费,临期食品的占比在临期特卖店确实是少数,这也导致了临期食品行业供应端不稳定的问题很难解决。

除了部分的真临期食品外,临期折扣店为了保证货源稳定,也会选择大型商超的下架产品以及电商平台的退换货和海关的部分货源。

超级供货仓CEO田云告诉36氪-未来消费,现在许多临期店其实打的都是品牌折扣概念,临期食品只是其中一部分业务,所以我们会看到在临期店里有很多新日期商品的陈列。

胖丁也给出了类似的说法,“折扣店主打的肯定是新日期的长线品,和传统超市比选出一些有差异化的产品。临期商品更多的是作为引流品,就是有什么进什么,不固定。”

大隐隐于临期

田云告诉36氪-未来消费,临期食品行业在我国的发源地是上海,十来年前就有人在做,只是在去年社区团购和互联网的传播下才被大家所关注到。据他和一些临期仓库老板交流,更早之前是没有人在做这方面的业务,也导致彼时这些商品大多被销毁,浪费掉了。

在疫情和互联网的双重催动下,一群“倒爷”加入到了临期商品和库存商品的争夺之中,野狗便是其中之一。

疫情之前他做过短视频,疫情后他开始摆地摊,当时正赶上“地摊经济”的热潮,他开着一辆面包车,全国各地的找货,渠道从这里慢慢做起来。“摆地摊需要很多品,你怎么能吸引人,只有价格优惠你才能吸引人,对不对?”

供给端产能的高度不确定,缺乏透明公开的货源和安全的交易渠道,也使得这些“倒爷”有着更广阔的生长空间,在抖音上野狗有着几十万粉丝,他利用自己早年做短视频行业的经验给大家分享他从事“倒爷”的经历,帮助自己“带货”。

临期食品的仓库大多分布在上海、天津等地周围,他们有的是厂家,有的是经销商,有的则是另一个“倒爷”,而这些仓库的分布并不均匀,时而集聚,时而散落在县市,想要找到这些仓库大多需要这些“倒爷”亲自前去,谈妥价格,识别真假,以及和经销商斗智斗勇,才能保证一批的货的顺利出手。

野狗说想要做这行,不是大家想的那么简单,也不是大家想的那么复杂。他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大神”,被广州某厂家骗了1000多袋的高仿蓝月亮之后,他也在视频里告诫同行和想要进入这个行业的观众,无论你做了多久,经验多老道,你都会有走眼的时候。

从商品角度来分析,似乎更好容易理解临期商品风口到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猛。这和社区团购的盈利模式非常相似,社区团购通过“生鲜引流+标品盈利”的模式维持运转,临期特卖则是“临期引流+库存盈利”。

库存品和临期品一样,都有着可观的利润,这也促使是临期特卖的模式可以一直持续下去。在胖丁的视频中算了这么一笔账,一箱在大型商超售价65元左右的金典牛奶,在三线城市的社区团购老板手中收购的退货一箱只需要24元。这其中的巨大差价带来的利润,并不低于临期食品。

可以预见的是,在新消费浪潮下,层出不穷的新品牌和品牌快速推陈出新,将不断壮大库存品的队伍,然后进入到消费者的购物车中,只不过,它们可能不是那瓶明天会过期的“凤梨罐头”。

 

本文转载自未来消费APP(ID:lslb168),已获授权,版权归未来消费APP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10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