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朋友圈到商场专柜,揭秘梵蜜琳代理的卖货套路

对于微商品牌来说,走出朋友圈,提高知名度很重要,但在消费者心中的口碑是另外一回事。

黎朝天 李一一锌刻度2020年7月17日

“无惧年龄就要赢,姐姐都用梵蜜琳。”

当热门综艺《乘风破浪的姐姐》在这个夏天走红,频频亮相的总冠名商梵蜜琳也热度大增。在镜头前,被“姐姐们”拿在手中,多次上手或上脸试涂的梵蜜琳“神仙贵妇膏”,也迅速引起了观众的注意。

不过,这款被姐姐们直呼“好用”的神仙贵妇膏,仿佛只是看上去很美。很快,梵蜜琳的微商基因被曝出,不佳的用户体验测评也随处可见。“不会吧,不会真的有人以为姐姐们会用梵蜜琳吧?”的嘲讽声四起,迅速让聚光灯下的梵蜜琳遭遇质疑。

高端、尊贵、奢侈,是梵蜜琳想为自己打造的“人设”,但想要让观众们为其产品买单,显然没有那么容易。

那么,这个不惜以4000万重金登上综艺的品牌,究竟钱从何处来,产品又何处去呢?

梵蜜琳总代:“三折拿货,三天挣百万”

“越努力越幸运。”、“只要足够努力,就会有收获。”在与梅姗姗(化名)的交流中,这些不断给人打鸡血的言论频繁被提及,按梅姗姗的说法,她能有今天的成绩,因为她就是最努力的那部分人中的一个。

2017年之前,梅姗姗还是一个屏蔽掉朋友圈里所有微商的人,“任何微商我都是很反感的。”但三年后的现在,梅姗姗的微信名已经改为“梵蜜琳品牌‘总代’”,头像是职业照,朋友圈背景是全国火热招商的广告,每天分享十多条关于梵蜜琳的内容。

自称学历只有小学毕业的梅姗姗,现在是梵蜜琳旗下一年拿货价值达三四千万元的优质合伙人。所以在与她的交谈中,她一直表示:“不用担心没有经验、没有人脉,一切我都可以教你。”

据梅珊珊介绍,成为自用产品的梵蜜琳会员和销售产品的代理门槛很不一样,“自用的话推荐加入会员,直接享受批发价。”

充值4888元,即可成为永久会员,享受6至7折的批发价。缴纳保证基金2000元以及首次货款20000元,可以成为金牌代理,享受5至6.5折的折扣。

一开始,对于更高级别的代理,梅珊珊并未过多提及,只是表示“公司将根据代理销售业务以及个人能力,免费为其打造个人IP,并设定为团队长。”当锌刻度表现出了投资意图,对方才进一步提到在金牌代理之上,至少还有总监、总代级别的代理商。

总监级别需要交纳5万元保证金,50万元货款;总代级别需要交纳10万元保证金,100万元货款。梅珊珊现在的等级是全国总代,对于网上随意搜索梵蜜琳就能找到的无数全国总代,梅珊珊不避讳地说:“全国总代只有几个人,有的人标个总代只是为了看起来好看一点。”

梵蜜琳的经销商招募信息

事实上,关于梵蜜琳的代理、门槛设置、宣传规则等都存在着不太规范的地方。

上述梅珊珊所说的代理等级以及门槛,在另一个梵蜜琳总代那里又换了一个说法。自称“梵蜜琳国际护肤总代”的美美表示,梵蜜琳现在只招总监以上的级别,虽然对学历没有要求,但需要交纳10万元保证金和50万元首批货款,这与梅珊珊提到的总监级别代理门槛相差5万元保证金。

更值得一提的是,锌刻度通过梵蜜琳天猫旗舰店询问客服有关代理是否可以拿取折扣价时,对方表示:“其他渠道我们不太清楚。”

关于梵蜜琳代理的层级制度、每级门槛,以及折扣标准都是每个渠道各执一词。在向梅珊珊索要代理折扣价格表时,对方表示“按照公司规定,需要预交500元诚意金,才能发放价格表。”

而这已经其实已是优惠价,梅珊珊提到有一位代理曾专门从南京飞到珠海来了解梵蜜琳,当场缴纳10000元诚意金,才看到了这张表。

但为了提高可信度,梅珊珊还向锌刻度发来了自己向梵蜜琳转账10万元的截图,以证明自己是梵蜜琳的合伙人。

梅珊珊对梵蜜琳的信任无需多言,在她看来,用三年时间成为全国总代,皆是她努力的成果。至于如今具体能挣多少?她笑道:“这个不好说,有时候一个月几十万,有时候上百万,如果做一场活动的话,三天就能上百万。”

面对锌刻度的疑虑,梅珊珊表示,其实除了成为会员、代理之外,目前还有一个非常优惠的政策——开专柜。据她介绍,目前梵蜜琳对代理开专柜的政策是“免装修费”。

具体来说,是代理自己负责装修、租金、人工等一系列费用,但梵蜜琳将产品以3折左右的价格兑换成等金额的装修费用,以货物形式返还给代理。“代理是可以翻倍赚的。”

尽管官方的活动仅限前十个专柜,但梅珊珊却说,因为自己与梵蜜琳官方的合作良好,所以即便名额超过十个了,也可以想办法。

无论是自称官方总代的梅珊珊,还是国际总代美美,甚至是官方旗舰店的客服,都没有对招代理门槛、标准,甚至是否进行招商等问题回答一致。而截至发稿,锌刻度通过梵蜜琳官网找到其联系电话和官方微信,也分别出现打不通和不存在的情况。

辉煌拿下《乘风破浪的姐姐》总冠名的梵蜜琳,或许起点挺高,但是否能够站得住脚,仍是一个问号……

梅珊珊提供的付款截图

产品全由代工厂生产:

官方售价790元,代理处290元可买两套?

“神仙贵妇膏“等产品名、“女人为己而贵”的广告词,以及官网上“护肤明星三件套”近3000元的售价,都直观而频繁地展示着,梵蜜琳为产品定下的“高雅、轻奢、时尚、精致”的基调。

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不乏有网友认为,“仅成立五年的梵蜜琳价格竟然比一线大牌Lamer的价格还高,简直不可思议。”、“雅诗兰黛的明星小棕瓶精华液的价格也没有超过千元,而梵蜜琳贵妇膏要价1200元,它凭什么?”、“这价格看起来是真贵妇。”

而梵蜜琳产品的价格更像个“谜”,按照官方旗舰店的售价:《乘风破浪的姐姐》同款护肤套装凝肌修护奢宠修护套装四件套价值790元。且在近期并无活动价。

但一位自称是梵蜜琳护肤首席顾问的代理告诉锌刻度,上述套装在近期的活动价为”两套只需要290元!”

从梵蜜琳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化妆品备案的成分信息发现,神仙贵妇膏的主要成分为水、甘油、人参提取物、水解珍珠、水解胎盘(羊)提取物、角鲨烷。该产品实际在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中还有"DMDM 乙内酰脲","丙二醇","CI 77491","CI 77492","玫瑰(ROSA RUGOSA)花油等成分。

梵蜜琳贵妇膏的产品成分

其中,DMDM乙内酰脲,是一种甲醛缓释体防腐剂,主要是通过在化妆品中非常缓慢地释放出极少量的游离甲醛,制造出微生物不适应的环境,借此达到防腐的效果,从而使化妆品免受微生物破坏,长期使用会出现过敏等症状及皮肤的老化现象,导致机体免疫力的下降。

关于胎盘素美容、抗衰的功效很早就被证明是交“智商税“。而百度百科上被国家药监局审核过的词条“胎盘素”也说道,“胎盘素可以美容甚至延寿,这早就已经被证实是个骗局。"为了防止利益既得者继续玩弄“胎盘素概念”,这个词条甚至被锁定,禁止他人编辑。

至于功效,按照梵蜜琳天猫旗舰店的介绍,其贵妇膏可修复”痘印、细纹、松弛、均匀肤色、毛孔粗大”五大肌肤问题,而梵蜜琳官网,对品牌的产品进行了如下宣传:梵蜜琳神仙贵妇膏可“淡斑匀亮、修护愈痘、紧实轮廓、淡化细纹、奢润保湿”等。

 “一套可以用1-2个月,使用28天就可以看到肌肤明显的改善效果。”上述首席顾问的代理告诉锌刻度,“贵妇膏是咱们复购率最高、好评最多的。”

锌刻度在其官方旗舰店发现,贵妇膏月销量为4000件,其他产品的月销量多为两位数,其中贵妇精华液销量甚至不足20件。

此外,一些用户在使用后甚至产生了过敏等不良反应。《中国质量万里行》的一篇文章曾曝光了梵蜜琳因高价位小套盒与视频宣传差异大,产品使用后无效甚至引发痘痘等问题遭遇多名消费者投诉,但却退货无门。

经济学家宋清辉曾对此表示,针对梵蜜琳定位与口碑不符一事,我认为,产品定价高却缺失了相关售后服务,会使得消费者对其品牌信任度下降,如果一旦产品质量出现问题,消费者很难为其长期买单。

有网友梵蜜琳的贵妇膏进行测评

值得注意的是,在梵蜜琳的官网上,梵蜜琳自称“产品由法国团队研发”。

但锌刻度通过查询其相关工商信息发现,梵蜜琳并没有建立研发、生产体系,主要依赖于代工厂生产产品。而其产品包装上的信息显示,梵蜜琳产品是委托广东芭薇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广州一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湖南弘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为其代工生产。

其中,广州一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2月20日,曾用名广州市戴芬化妆品有限公司,于2018年11月更名。

不过,锌刻度搜索广州一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官网发现,该公司简介称“广州一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男士个护研发与生产的企业。”且在其精品客户名单中并无梵蜜琳。

“我们和梵蜜琳确实有合法合规的合作。”根据官网的联系方式,锌刻度联系上广州一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龚德明,其持股51%。龚德明告诉锌刻度,该公司与梵蜜琳”有合作部分产品,但并未透露产品具体信息。

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关于责令广州市黛芬化妆品有限公司停产整改的通告》,2018年3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曾组织对广州一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当时仍为广州市黛芬化妆品有限公司)进行了飞行检查,检查中,发现该企业质量管理体系存在多处缺陷。

其中包括:企业从事的化妆品生产活动未形成完整记录,缺失部分批生产记录、检验原始记录、人员培训记录、产品销售记录和厂房设施设备使用维护保养记录等;未对原料、包装材料、中间产品进行检验;生产的安缇娜无硅油洗发水、安缇娜唤醒修复霜、安缇娜植物润养屑净洗发乳、安缇娜柔顺洗发水等产品,无法提供产品批生产记录、检验记录……

对此,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曾责成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依法责令该企业暂停生产销售,并对企业涉嫌违法违规生产行为依法严肃处理。

而另一家代工厂湖南弘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7月5日,2015年曾因违反伪造产品产地,伪造或者冒用他人厂名、厂址,被长沙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罚款3.27万元,没收违反所得约0.65万元。

此外,2019年6月,原湖南省食药监局官方曾发布对湖南弘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飞行检查通报,责令该企业进行整改。通报点名了梵蜜琳的产品存在缺陷和问题,涉及的2款产品为梵蜜琳自然防护隔离BB霜(ACD05211)和梵蜜琳贵妇膏。

或许梵蜜琳本身也意识到了过度依赖代工会对公司经营带来风险,2020年1月14日,梵蜜琳发生了工商变更,在原有化妆品批发的经营项目上又增加了化妆品制造、化妆品零售等内容。梵蜜琳创始人蔡彬弟也透露,公司工厂已经在规划中,但还没有公开。

面对万亿市场,微商如何为自己正名

2020年7月15日,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文件。

其中第9条明确指出,“进一步降低个体经营者线上创业就业成本,提供多样化的就业机会。支持微商电商、网络直播等多样化的自主就业、分时就业”。

相关数据显示,微商市场规模早在2016年就达到了3287.7亿元,从业人数达3000万,预计到2020年,中国微商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

在过去几年的发展过程中,微商的确开始逐渐走出朋友圈,走向更大的荧幕。无论是冠名热门综艺,还是在热门剧集中插入中间广告,都是目前微商品牌提高曝光度的常用操作。

梵蜜琳创始人蔡彬弟透露,2019年,梵蜜琳在抖音砸下3.8亿元。紧接着,仅2020年第一季度,梵蜜琳就在抖音和腾讯广告投入1.6亿元。“要让目标用户感受到品牌无处不在,甚至觉得烦。跟脑白金的逻辑差不多,让人家记得住你。”

但更大的曝光,也意味着更多的风浪。

自《乘风破浪的姐姐》播出后,不少消费者都对梵蜜琳这个品牌刷新了认知。但好奇之后便是质疑,随后出现的代工厂、代理层级以及产品本身功效等问题,并非空穴来风。

而事实上,包括梵蜜琳在内的所有微商品牌都仍然面临着“成长的烦恼”。

大量暴富神话、微商成功学以及无门槛加入的吸引条件,让关注和参与的人不断增多,但参与人员鱼龙混杂,产品质量、信用、无监管、涉嫌传销等问题却迟迟没得到规范和整治。

或许对于梵蜜琳这样的微商品牌来说,走出朋友圈,提高知名度是更为重要的一件事。但在消费者心中的口碑是一回事,完善品牌从上至下的制度规章,肃清产品质量与外部混乱的代理、招商问题,或许才是“梵蜜琳们”为自己正名,也为品牌长久良好发展下去的一副良药。

+12

好文章,点个赞

版权提示

转载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请于文首标明来源、作者,并保持文章完整性。非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原创稿件,未经许可,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需转载或以其他方式使用稿件内容,请联系CBNData客服DD-4(微信ID:CBNDataDD4-2)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CBNData-ad
相关推荐

订阅CBNData数据月报

涵盖20+研究机构精华内容,每月为你整理全网最有价值的大数据报告。

立即订阅